酒香不怕污水深?泸州老窖刘淼“责任论”受考

  • 时间:
  • 浏览:46
  • 来源:生财有书

再后来,50到80年代,泸州老窖扩大产能,兴建了罗汉基地,几十年过去,最近的窖池的如今也有30年窖龄。

2018年,中央第五生态环保督查组从北京来到四川,在泸州现场检查发现,重点企业违法排污问题突出,大量污水直排长江。

督查组5月9日公布了具体问题:泸州老窖罗汉酿酒基地污水处理站实际进水化学需氧量浓度长期高于设计处理浓度,导致生化池漂浮大量死泥,加之加药系统老旧,药剂混合不均匀,污水处理设施长期不正常运行。

此外,因管网破损,部分污水直接渗漏外排至市政排污渠,渗排污水化学需氧量、总磷、悬浮物浓度分别高达345毫克/升、27.5毫克/升、80毫克/升,均超过行业直接排放标准限值。

这与泸州老窖年报披露的数据是截然不同的。泸州老窖2018年报披露:

罗汉基地化学需氧量浓度23.99毫克/升。这比督查组的数据低了整整14倍。

(漂满死泥的泸州老窖污水处理站生化池,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同样的检测项,截然不同的数据。难不成又是会计错了?

这次恐怕是“窖”错了。根据官方的解释:

“因罗汉基地污水处理站建于上世纪80年代,确实存在设备老化,有时出现运转不正常的情况。”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污水究竟是只渗漏了一天?还是一年?还是十年?恐怕是一笔糊涂账了。

泸州老窖背靠长江,坐拥10086口老窖池,方才生产出高端白酒。自然的恩赐,祖先的文物遗留,给泸州老窖带来了可观的收益:

去年净利润近35亿,毛利高达77.53%。

取之于窖,也应该用之于窖。对于那些有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老窖、老生产基地,泸州老窖公司理应维修改造,保障其正常运行。对于滋养整个泸州的母亲长江,更应该敬畏。

正如泸州州老窖掌门人刘淼曾表示的那样:

“当前白酒行业在做大做强的同时,应该造福社会,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

这句话,泸州老窖做到了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