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红云再出招狙击孙宏斌 金科股份争夺战未休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生财有书

自融创杀入金科股份后,黄红云为了稳固控制权设置了多层防御墙。除通过亲属增持股份外,黄红云还牢牢控制了金科股份董事会。

2017年5月,关键的金科董事会改选中,融创大将商羽没能进入董事会,导致夺权失利:九席董事会,金科地产的高管、职工代表董事共四人,关键投票需回避,哪方股东在另五名董事中占据三名即可掌握董事会,但融创系最终仅收获一名董事和一名独立董事,黄红云方取得了胜利。

因此,尽管此后双方在董事会连番争夺,但融创系的两张反对票都无法撼动黄红云,包括去年11月反对回购注销股票、今年二月反对喻林强出任金科股份总裁等。去年11月,金科股份董事会以“不符合激励条件”的理由通过了回购注销571万股的决议,这让大股东黄红云家族避免了超过30%要约收购红线。。

目前,金科股份董事长为黄红云的老将蒋思海,总裁为另一位老将喻林强。

10%员工持股计划则是黄红云最新抛出的另一份巩固控制权的方案。

该方案名为“卓越共赢计划”,暨2019年至2023年员工持股计划。公告显示,该计划面向金科股份全体员工,持股将累计不超过总股本10%、单个参与人不超过1%。一期持股计划总人数不超过4000人,资金总额不超过32亿元,其中员工自筹和融资各16亿元,锁定期、存续期分别为两年、三年,成立后由资管机构进行管理。

最值得注意的是,黄红云为参与持股计划的员工提供“本金及收益保障”,保证自筹资金的年化收益率为6%。即,这个持股计划实际由黄红云兜底。

5月20日,金科股份董事会上,代表融创的董事张强对该计划相关三项议案都投了反对票,认为“对金科目前已有的激励安排包括薪酬、期权计划和项目跟投等,不了解实际情况,也无法判断新的持股计划的合理性和必要性。”融创提名的独董姚宁则三次都投了弃权票。

就在董事会召开当天,金科股份收到了年报问询函。问询函连环11问,不仅质疑了毛利、现金流、负债等问题,还特别对金科股份监事会主席刘忠海的持股情况也提出了问询,要求金科股份披露刘忠海持有的395万股是否来源于股权激励计划。

另外,该方案还披露,员工持股计划的资金可能来自于公司计提的专项基金。专项基金将在2019-2022年净利达到预期目标的情况下按照年净利润的3.5%提取。

公告显示,2018年金科股份净利38.86亿,未来四年净利分别较2018年增长30%、60%、90%、110%。假设按最低目标实现,未来四年金科股份的净利要分别达到50.52亿、62.18亿、73.83亿、81.6亿,四年合计实现268.13亿利润,提取的专项基金将达到9.38亿。

金科股份是起家于涪陵的重庆核心房企之一,在融创看重的重庆市场拥有大量土地储备。2011年借壳上市后,金科股份业绩持续增长,2018年销售额近1200亿,同比增长81%。

重庆曾经有两对著名的地产夫妻:龙湖的吴亚军蔡奎、金科的黄红云陶虹遐。这两对夫妻目前均已宣告离婚,只不过黄红云与陶虹遐在金科股份仍是一致行动人关系,外界猜疑黄陶2017年离婚只是为了设置财产的安全墙。

黄红云家族和金科股份生变是由于2016年卷入徐翔案。当时涉案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均纷纷辞职,黄红云也在当年8月辞去金科股份董事长。当年11月,融创强势进入金科股份,这被外界视为黄红云意欲向孙宏斌让渡控制权。

然而,此后黄红云又卷土重来与融创展开金科股份控制权争夺战,显示其已渡过当时的难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