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暴跌85%!又一上市公司出事:百亿私募爆雷 80后董事长被捕

  • 时间:
  • 浏览:25
  • 来源:生财有书

成立十年的金诚集团,此前曾号称:手握5700亿元订单,是港股市场唯一的“特色小镇概念股”。由于掌舵人因涉嫌非法集资,金诚集团如今已是身陷囹圄。

自称手握5700亿订单 未兑付金额超170亿

金诚集团成立于2008年,自称是一家综合性的现代城市发展集团,截至2018年初,累计管理资产规模超700亿元,集团拥有港股金诚控股及新三板挂牌公司太悦健康、丽晶光电等5家公司。

图片来源:金诚集团微信公号

而金诚财富作为金诚集团旗下核心产品,旗下拥有一家基金销售公司浙江金观诚,以及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等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主要投向所谓的影视项目,以及特色小镇和保障房等PPP项目。

与之前爆雷的“非吸”案件不同,金诚集团不仅运营了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基金,同时还拥有一张颇为珍贵的基金销售牌照。

中基协官网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28日,金诚旗下共运作354只产品,而这些产品的背后实控人全是韦杰。据《财经》初步统计,牵涉受害人数大概3800人,未能兑付的规模超170亿元。

2015年,韦杰顺势而为开始大力发展PPP项目,陆续成立私募基金管理公司积极备案发行相关产品,经过2年时间,其私募基金规模呈爆发性增长。

据金诚集团透露,从2015年7月至2016年8月,累计拿下35个新型城镇化项目,签约总投资额1800亿元;截至2017年9月,金诚集团拥有特色小镇项目59个,政府项目签约量超过5700亿元。

最终,这5700亿元订单无据可查,大多数PPP项目均停留在框架协议或口头约定层面,尚未正式立项,更未进入动工阶段。

外界终于发现金诚集团的操作手法:借这些并不存在的项目,在各种渠道频繁渲染拿单能力,并以PPP项目名义发行基金。

金诚控股已沦为仙股

就在韦杰出事后不久,金诚控股便开始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人事动荡。

5月2日,金诚控股披露,公司执行董事、公司秘书、财务总监黄金定于公告发布当日辞职。在黄金定辞职后,金诚控股的公司授权代表、公司秘书、法律文件代理人及财务总监之职位,处于空缺状态。

5月15日,张应坤、牛钟洁及陈钊辞任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

截至目前,其董事会成员只剩下韦杰和执行董事徐黎云在职。而二人目前均无法对这家上市公司的日常运营展开真正管理。

金诚控股在5月15日公告中表示,“董事会认为本公司不能够维持适当的董事会的运作,以确保符合香港联交所证券上市规则。”

实际上,在2018年12月25日,金诚控股开盘后迅速暴跌,期间一度暴跌68%。截至当日收盘,跌幅依旧高达63.86%。成交额超5400万,盘中曾停牌,但股价已从1.66港元跌至0.6港元,此后彻底沦为“仙股”。

80后创始人与股市11位数盈利

公开资料显示,金诚集团创始人韦杰1981年生于金华东阳。浙江大学法学硕士。毕业后,韦杰依照所学专业考取司法资格证书、律师执照,成为一名律师。

图片来源:金诚集团韦杰微博

此前的韦杰曾于2018年1月作为总导演,执导“一带一路”为主题的大型演艺“仿佛秀”。他也曾担任金诚集团2018年年会导演,邀请张国立、包贝尔、李宇春等明星参加。

韦杰还身披诸多荣誉,如国际医疗友好大使、第13届年度先生盛典“年度经济人物”、2015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等。

江湖上关于韦杰的传奇财富故事不限于此。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3月,某杂志专访韦杰时了解到,前几天,他召集同事开会布置年后工作,途中一个电话打进来,电话那头的证券公司说:韦总,你赚了很多钱,11位数。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听到了,大家掰着指头数一下,百亿。“他们都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们。知道了?知道了!之后继续开会。”

去年,财富神话开始破灭

实际上,早在2018年下半年,金诚集团旗下私募基金产品已被曝出兑付危机。

据资料显示,2018年11月1日,就有投资者购买的金诚财富发行或管理的私募产品出现无法赎回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上半年,金诚集团还曾拒绝接受证监会调查。

2018年4月,浙江证监局针对金诚集团旗下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金转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浙江金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金仲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杭州观复投资管理合伙企业这5家私募连发五条对公司法人采取监管谈话措施公告,主要原因是在对公司检查过程中,发现公司存在不配合开展现场检查工作的情形。

同年5月,金诚集团旗下浙江金观诚被监管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

蹊跷的是,金观诚基金的整改,与金诚集团的兑付危机“神同步”。2018年5月,金诚财富陷入了首次兑付危机,投资者发现,金诚财富旗下产品无法实现大额赎回。2018年7月9日,金诚集团官方宣布,旗下部分产品展期6―12个月。

此外,金诚集团旗下基金期限错配的风险开始显现。同时因信用问题,公司无法在正常的金融体系获得授信贷款。金诚集团真正陷入“流动性困局”。

2019年1月,浙江证监局再次对浙江金观诚发布公告称,公司内部控制仍然存在重大问题、经营管理仍然存在较大风险。

图片来源:金诚集团公众号

在1月底的投资人代表沟通会上,韦杰表示,金诚集团的总负债是103亿元,存续的基金规模是157亿元,他承诺“都会负责到底”。但相关投资者则表示,并不认可韦杰所说的这段数据。

此后,金诚控股股价一蹶不振。

据金城投资最新数据,经审计后金诚集团总资产规模202.76亿元,负债103.08亿元,净资产总额98.99亿元,资产负债率50.84%。与之相关的现有所有存续基金总份额为157亿元,包括所有代销、管理的债权、股权和其他类型基金份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