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时叫板格力如今日薄西山,志向高远终成空谈

  • 时间:
  • 浏览:20
  • 来源:生财有书

之后,志高空调就像一匹黑马,开始与日本三菱、韩国现代集团、德国威能等全球500强企业合作,并在泰国、越南、尼日利亚等国家设有多家合作工厂,产品销往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志高空调迅速跻身前列,2009年7月13日在香港完成上市,一跃成为国产空调界的第四大品牌,跻身空调界一线品牌,李兴浩也荣登福布斯富豪榜。

2

与格力的恩怨情仇

每当说到志高空调,吃瓜群众肯定会想起那些年志高空调与格力之间的恩怨情仇。中国空调界的老大格力三番五次遭到志高空调的正面“挑衅”,最著名的就是抢代言、挖高管、“抄袭”广告语。

格力之前的代言人是成龙,志高空调2014年从格力的手中“抢走”成龙,而且签了十年的合约。凭借着成龙的代言的确给志高空调带来了很大的关注,提高了志高的知名度,但是可笑的是志高似乎和小霸王游戏机、霸王洗发水一样,也难逃成龙代言的“魔咒”,销量不见增长却一年比一年低。相反,格力的情况却没有因为代言人被“抢”而受到很大的影响,董明珠一气之下竟亲自上阵还拉来了好友王健林一起代言格力。

说到志高与格力之间的恩怨,还有一个关键人物,郑祖义。郑祖义是清华大学第一代制冷博士后,此前是格力的高级技术顾问兼研究所所长、科龙空调总经理,2005年被李兴浩“偷偷”挖到了志高,之后担任志高常务副总裁参与公司的全面管理。董明珠气得说道:“志高用的人,都是格力不要的人。”

除了“抢”代言、挖高管,李兴浩还曾公开放话看不上董明珠和格力,认为格力只是营销做得好,制造技术不如志高。格力的广告词是“好空调,格力造”时,他立马喊出了“做世界上最好的空调”的口号。

3

志高空调 志高命薄

2018年,对于志高空调来讲显然是在风雨中飘摇的一年,似乎外界的热闹、繁华都是别人的,与它毫无关系。

2018年财报显示,志高控股(00449.HK)的营收和净利润都出现大幅度的下降。2018年全年营收约91.7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14.6%,毛利11.79亿元,同比减少31.3%,亏损4.8亿元。国内和海外的销售业绩同样下跌,国内销售额减少12.9%,海外销售额减少17.1%。

又是一年的夏天,空调的热销季来了,然而志高空调的日子却不怎么好过。5月21日,志高控股(00449.HK)发布公告,宣布将公司位于佛山市的物业出售给粤港澳大湾区产融资产管理有限资产,出售的物业包括工业用地、厂房,出售价加上拆迁补偿价大概是9亿港元左右,公司预计录得税前收益是7.47亿港元。对于资金的用途,志高表示该等交易所得款项净额用作一般营运资金,增强其资金状况以应对即将到来的空调销售旺季。

最近,网上还流传着一则志高空调《关于3月工作发放的通知》显示,由于智高集团历史负债累累,资金极度紧张,总体经营绩效连续数月为负,集团决定3月份工作按薪酬标准减半发放。

图片来源于网络

志高已经上市10年了,由于连连亏损,负债累累,目前志高的市值已经仅剩不到7个亿。而李兴浩一直看不上的格力的市值是3100亿,志高都不及格力的零头。

4

凛冬将至

从曾经空调界一线品牌的位置,与格力、美的和海尔一起瓜分空调市场,志高空调并没有跟紧老大哥们的脚步,到如今已是负债累累,卖资产、资金紧张、甚至发不出工资,志高空调逐渐开始沦落为二三线的空调品牌,凛冬似乎不远了。

志高空调何以沦落至此?关键还是缺乏核心竞争力,专而不精。这些年格力和美的能够一直不断发展,稳稳地占据着空调界巨头的位置,敢提出再造一个格力、再造一个美的的目标。其很大程度在于真正掌握了核心技术,都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格力的董明珠近些年一直在强调重视核心技术,进军模具领域。美的的方洪波致力于美的的转型和创新,关注机器人和工业自动化的发展。而反观志高空调,似乎一直在模仿,只是从未超越。

李兴浩曾经的目标是到2020年销售额突破千亿,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如果说这个目标是攀登珠峰,那么此时的李兴浩和他的志高空调可以说才刚走了一小步。上山的过程还有很多未知的情况,山上的寒风也有可能把人吹回起点,可是谁又知道呢?凛冬的雪开始飘落,前路漫漫,登顶的路有些难以看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