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出手!查药企的会计账目,打到了医药腐败的七寸

  • 时间:
  • 浏览:26
  • 来源:生财有书

同时,这次的核查方式上,财政部要求做到“穿透式”监管。“穿透式”监管,这一名词来自于金融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产品的监管方式,是最近几年才流行起来的。“穿透式”监管是一种实质性监管,要求穿透虚假的名目,对销售业务和经费的实质用途进行监管。比如有的药企销售经费是以学术会议的会务费的名义支出,但实际上却用于给回扣,推动销售。

据数据统计,2017年A股制药板块共171家公司,销售费用共1298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25%,远高于其他行业。这与发达国家药企科研占比第一,形成了鲜明对比。2017年A股制药板块共有17万销售人员,人均销售费用74万元。据了解,销售费用中至少有50%左右,用回扣的形式给了医生。在去年的疫苗事件中,长生生物每年有5.8亿的销售费用,占营收的37%,25个销售人员人均销售费用2300多万。

就在最近,连续有多起医院领导以及医生拿药企回扣的事件被曝光。苏州大学一位博士生,举报其导师苏大附一院心血管主任医师杨向军,乱装支架,装一个回扣一万元。

被举报以后,杨向军被调查后停诊。杭州市富阳区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孙志龙,利用职务之便,为医药公司谋取利益,先后百余次通过转账、现金等形式,非法收受药品回扣达1676余万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200万。

而在沸沸扬扬的中国富豪为女儿上美国名校行贿事件中,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向升学顾问威廉·辛格支付650万美元,使其女儿Yusi Zhao于2017年被斯坦福大学录取一事,因美国方面的调查而被曝光。

媒体调查发现,步长制药一路走来,都伴随着行贿与回扣。为使步长制药申报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级为国家标准,赵涛父亲、原步长制药集团董事长赵步长曾向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行贿1万美元,根据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8.277万元。仅仅是2015至2018年,步长制药至少七次卷入行贿受贿中,其业务员频频向医院领导和医生行贿。

医生回扣,不仅让医德医风荡然无存,还严重影响到中国医药行业的进步。由于花了大量资金在销售费用上,中国的医药企业可以躺着挣钱,不愿意花更多的经费在科研上。而与之相比的是日美欧的药企,他们的科研经费占比达到20%以上,在世界医药领域处于绝对领先地位,中国药企只能仰其鼻息。

救命用的硝酸甘油,北京益民药业占了这个市场的70%,近乎垄断。这种药是相当成熟而且低廉的技术,但却在最近价格暴涨了11倍,从过去的100片16元涨到15片25.7元,原因仅仅是生产商换了一个包装。

这一次,财政部出手的“穿透式”监管,特别提到将重点查六个项目:“销售费用列支是否有充分依据,是否真实发生;是否存在以咨询费、会议费、住宿费、交通费等各类发票套取大额现金的现象;是否存在从同一家单位多频次、大量取得发票的现象,必要时应延伸检查发票开具单位;会议费列支是否真实,发票内容与会议日程、参会人员、会议地点等要素是否相符;是否存在医疗机构将会议费、办公费、设备购置费用等转嫁医药企业的现象;是否存在通过专家咨询费、研发费、宣传费等方式向医务人员支付回扣的现象。”

这六项每一项,都直指要害。这次算是打准了医药回扣的七寸。5月30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兼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吴浈受贿、滥用职权一案。这个医药行业的大老虎落马,以及国家紧锣密鼓开展的监管,说明靠回扣而发展起来的医药行业,将面临一场极大的震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