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息是把“双刃剑”,到底是否降息,鲍威尔面临两难选择

  • 时间:
  • 浏览:63
  • 来源:生财有书

而且,虽然目前美国经济仍在增长轨道上、失业率低企、通胀较低而稳定,但形势没有原来乐观,经济增长有所放缓、失业率有所上升。三则,美国发动的全球贸易战争,既给世界经济增长带来了麻烦,也导致了自身经济数据下滑和经济增长放缓:美国4月工厂订单环比下降了0.8%,3月增幅从创七个月新高的1.9%下降至1.3%。同时,美国制造业PMI数据也不理想,美国5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创2009年9月份以来新低,首次陷入萎缩区间;美国5月ISM制造业指数读为52.1,刷新2016年10月以来的31个月新低纪录,低于预期53.0和前值52.8。另据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计,全球经济增长速度在2019年将放慢至2.6%,在2020年略微回升至2.7%。美国经济增速今年预计将放缓至2.5%,2020年进一步放慢至1.7%。这一切都表明,美国经济数据持续表现不佳,加之美国金融环境也在恶化,市场普遍认为,美联储降息应在预料之中;而如果美联储继续“死杠”不降息,可能会导致美国经济数据进一步向低谷滑落,也会引发民众对美联储货币政策不满,更有可能引发美国经济危机,危及社会稳定,带来更大的政治压力。

可是,如果现在降息,却又是把“双刃剑”,虽然可能会对刺激美国经济增长起到一定作用,尤其是可让通胀回到预定区间,对美国就业率增长带来动力,使美国经济不至于快速衰退,但同时又会带来诸多的负面效应,对美国经济金融也会带来不小的冲击:一方面,一旦美联储倾向于降息,将意味着自2015年12月开始启动的本轮加息周期的终结。美联储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将再次向着曾经维持了整整七年的近乎于零的超低水平靠拢,全球资产价格可能随之重估。很明显,降息可能带来资产价格泡沫,并最终导致美国经济下滑。另一方面,美联储货币政策关系着全球货币政策走向,美联储降息会刺激全球货币政策宽松。据美国银行知名经济学家伊桑·哈里斯预计,美联储将在9月份、12月份和2020年初分别降息25个基点。如果实现,全球又将重新进入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全球货币将更加泛滥,加剧全球通货膨胀,并进而引发美元的快速贬值,对美元全球霸主地位也会带来一定的威胁。

可以说,现在鲍威尔处在徘徊的十字路口,正面临着艰难的抉择;他的抉择不仅关系到他的执政意志,更关系到全球货币政策的艰难走向。相信他会根据客观经济金融环境的变化,找到一条既利于美国经济增长、又不致破坏世界金融稳定的美联储第三条货币政策之路,这是全世界各国所期待的,也是最为理性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