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经常犯错,却是人生赢家;有的人从来都对,却输掉一生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生财有书

这个错误让我学到了什么呢?这就是成长股的估值杀。

其实如果再扯远一点,当下我大A股的总体估值应该说是不高的,但是由于2015年股灾之后,特别是近两年市场普遍对绩优蓝筹追捧,致使一些白马股的估值是高高在上的。

以海天味业为例,2018年扣非净利润41.2亿,对应当下市值2523.41亿,市盈率61.25亿。假设按照20%的增长速度增长,2019年扣非净利润49.44亿,对应市盈率51.04倍;再假设2020年增长20%,则净利可达59.33亿,则对应市盈率42.53倍。

那么我们姑且不论海天味业是否可以一直保持20%的增长速度,那么将来是不是会有一天市场会给予它30倍的市盈率待遇呢?我看是极其有可能的!好,那么简单计算,59.33亿净利润,对应市值是1779.9亿,比当下市值2523.41亿,还少743.51亿。很显然,这个估值水平观赏可以,持有可以,显然是不能轻易买入的!

其实据我观察,当下中国股市由于对一些白马股的普遍追捧,将来是不是会出现所谓的“漂亮50”现象呢?我自认为是值得警觉的。就是包括我持有并看好的“医疗双雄”,如通策医疗、爱尔眼科,其实当前的这种估值水平也是让我无法接受的。

但是正如非理性低估之后仍然会继续下跌一样,非理性高估之后仍然会是大概率地上涨的,因为钟摆只有走到极端,并且由某种偶然的事件催化,才会导致钟摆的理性回归,所以我们说有所警觉,也未必就是立马下跌。

那么如何对付这种估值杀呢?我个人认为,从“术”的角度讲有以下几点:

第一种可能,非理性高估,可能需要企业快速的增长来拉平。这是一种最理想的状态。如通策医疗、爱尔眼科最近几年仍然保持30%以上的高速增长,其当下的估值是可以拉下来的,而且从目前的发展态势看,并不排除这种可能,比如有体外培育的预期还可以平衡。

第二种可能,从技术走势上看,非理性高估也未必以大幅度下跌来实现,有可能在一个区间作横向运动,如此,以时间消化高估值。

第三种可能,就是一旦企业增长速度放缓,立马进行估值杀。

我们所需要应对的就是这第三种可能,从术的角度讲,我自己的操作体会如下:

1、从心中抹去那片浮盈。因为自己知道股价可能已经透支了未来两三年的增长,那么将来深度调整,比如调整百分之三十、四十,甚至极端情况下50%也当接受;

2、通过换股操作以降低自己的持有成本。如我通过这种方式,去年将通策医疗的相当仓仓调整至贵州茅台确定性更大的品种,持有成本已经降至6元以下,将来哪怕它是大幅度地估值杀,坐电梯的可能也是已经没有了。

当然,这种换股可能会换错,但是因为这种“错”是自己有计划的,所以也用不着后悔,这一点,颇有点像打了胜仗的将军指挥自己的士兵有计划地撤退一样,所以,不仅不能后悔,反而当庆贺自己的“胜利”。

仍以通策为例,我当时的买入本来是计划五年翻倍的,结果两年的时间上涨三倍多,自己应当足矣,更何况,自己还留有相当的“兵力”在它身上呢。

3、一旦未来年报、季报远不如预期,要“立斩决”,或者进行一定幅度的减仓,以防止最终全部坐电梯的后果。当然,这一点,也要视个股的具体情况作具体的分析,不可拘泥。当然,股价被大幅度地估值杀之后,我们如果判断仅仅是杀估值,而没有杀逻辑,则还可以杀个回马枪,这与我们长持的标准并不违背,毕竟长期持有并非盲目地持有,有的极少标的可以作为永恒的持股,有的还是可以讲究一下战术上的灵活的。这就叫“活学活用”。

二、“踩雷”的错误。

这个错误是康美事件了。

康美这家公司现在看来,一边是天使,一边是魔鬼。我们看问题要客观,就是近日我实地了解,有些病患者还是仍然在用着康美药业的中药饮片的,其康美智慧药房据说仍然是正常运行的,病患者并没有因为公司的造假而不消费它的产品,甚至令人惊奇的是居然还有地方与康美的智慧药房进行新合作。

说实话,确实在做中药饮用、构建中医药产业链条方面,这家公司还是做了很多工作的;一方面是魔鬼,就是可以载入史册的“弥天大谎”(299亿现金居然很多又变成存货、工程支付款项了)。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我也在反思,我的判断是,马兴田两口子近几年野心太大、太激进了,股权全部质押(实行股权质押以方便企业融资,现来看来,我个人认为这个政策是不是“毒瘤”?值得有识之士研究,因为资本市场本身就是有巨大波动的,更何况中国股市更具有政策市特征),加之去年去杠杆来得太猛烈,因为他需要用所谓的业绩维护市值,甚至关联公司炒自己家股票以维护市值。这再一次说明,个别民营企业在关键时刻,真是胆大包天,完全是道德无底线,而且这种无底线大大超出我们好人的预期(有时做好人也难免遇到坏人,这或许也是做好人 代价,但是我们仍然要做好人)。不是吗?我想起来,并不是感觉着有点小的损失而丢人,反而觉得马兴田这两口子太丢人,因为做到如此的事业,仍然如此不珍惜自己的羽毛,岂不太超出正常人的想象力了吗?!

对于康美,我认为简单退市太便宜它了,我坚决支持监管层让其付出天大的成本,该刑事处罚的处罚,该处理的处理。当然,我自己也希望有资金接盘,对其进行改组,如此,这家公司还有复活的希望(毕竟这家公司还涉及到很多贫困山区人的就业问题,涉及到国家中医药产业的发展,我们投资不能仅仅想自己这点小钱)。

说明一下,投资就是这样:一旦证明自己错了,有逃命机会,必须坚决、彻底地执行之,一点也不能拖泥带水。造假的事件已经实锤了,如果你还在死扛,那可就怪不得别人了!

当然,我见有人说,其实这家公司本来就不该投(是的,我估计我这几年也被催眠,睡着了,也违背了自己的“五性”标准,足见自己也就是人普通人)。但是我之所以投资这家公司,之前的逻辑还是说过很多次的,特别是保留小仓位验证),当然今天证明自己是抱了个“青蛙”,而不是“王子”。但是我们可以想象,如果这家公司所出现的问题仅仅是做一些外科手术,而证明是另一种结果呢(先前我预料到会有些问题,但是并没有想象到它如此之坏)?其实如果出现那种结局,我反而比损失点金钱更难受!

投资,我向来是“系统制胜”,而不是“结果导向”。如果说这叫固执的话,就固执吧。

那么从这个错误中自己学到什么教训呢?

其实早在去年投资总结之时,自己就已经说了,即组合的配置思想,即自己说过的必选项、可选项、规避项。不仅如此,通过这事件,近期自己主账户进一步狠狠地做了聚焦(前期文章“聚焦”进行了分享),争取将坏事变好事。投资,其实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进步的。出现错误不要紧,哪怕是低级错误也无关系,关键是要自己的容错体系,而不受重伤,这才是至关重要的。

关于资产配置,我这里再说一点。投资是我们仅仅挖掘大牛股吗?当然,这很重要,但是资产配置的思想必须有,即我们在一些学习优秀的、将来有望能够考上清华、北大的“苗子”中去配置,而不是去赌一个考生能否考上清华、北大。这就叫大概率思维,因为投资中百分之百的确定性事件是没有的。

三、“吮大拇指”的错误

就是错失的错误。

这些年,我对一些十分优秀的标的,研究确实是研究了,甚至有的还写了分析帖子,但就是因为估值原因一时没有去投资,结果是错失了。比如,对于片仔癀,我查了一下,早在2011年1月27日,我就作了分析,当时市值是81.34亿同,而今天市值已经是638.55亿,上涨7.85倍。类似的例子还有一小批,包括上面提到的海天,不说也罢。这种感觉真有点像芒格所说的超级被剥夺性综合反应!

从这种种错失的错误中,自己学习到了什么呢?

就是“透支一年买入法”。当然,这种透支也不是瞎透支,而是有技巧地“透支”。比如2017年,关于通策的买入,当时市值80亿,市盈率40多倍,静态地看实际上仍然是很高的,然而我经过计算,毛估估透支它一年的业绩是完全可以买入的。当时我也做好了被套一年的准备,然而结果是人们看到了,结果抓住了一支快速上涨的牛股。包括去年,利用对爱尔眼科阶段性深度调整之时买入,也是利用的这个方法。

我们投资的本事是从哪里来呢?

一是那些世外的高人,可以闭关悟道,由此得道,但这并不适合于我们普通人;

二是从优秀的人中去学习,包括向投资大师的书与信学习;

三是从自己痛苦的经验中去学习。

而最后这一点,反而更容易让自己惊醒,这也就是我常说的我的经验教训都是自己用自己的钱“练”出来的原因。这种从痛苦的经验中学习,颇有点像小孩子打疫苗,进而让身体产生抗体一样,反而更容易让人长成强劲的筋骨的。

永远记住,投资永远在路上,而且投资路上犯些错误,就像将军指挥打仗一样,是必然要付出些牺牲的代价的,如此经过犯错、试错,反而在投资的未来不容易出大错。特别提示:文中个股仅为自己观点服务的,并不构成投资的建议。

觉得好看的话,顺手点个「在看」吧!

公司盈利能力这么强,为何股价就是不涨?

股民小刘慌了,该怎么和老婆道歉?

猜你喜欢

央企违规经营监管加码 职业经理人聘任合同中将明确追责细项

如何持续完善责任追究制度体系?国资委的思路是,各中央企业必须加快构建内容协调、流程清晰、配套完备、有效管用的责任追究制度体系,推进制度深度覆盖和有效约束。根据所属企业规模体量差

2019-06-13

吉林银行去年第四季度净亏7.89亿元 仍有逾91亿元逾期90天以上贷款未计入不良

6月6日,吉林银行公布2018年业绩。该行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57亿元,较2017年大幅下滑18.94亿元,下滑幅度为62.1%,2017年归属于母公司股

2019-06-13

沪指震荡走高涨0.05% 氢能源板块再次走强

消息面上:伦敦交易所首席执行官:沪伦通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伦敦交易所首席执行官:中国A股6月24日将会正式进入到全球股本的富时罗素指数;郭树清谈银行间市场流动性问题:前期有一些

2019-06-13

亚马逊外卖折戟:这些年凉了的项目价值可不止数亿美元

以扩张速度最快的UberEats为例,推出三年多以来已覆盖全球500个城市,去年的收入同比增长149%至14.6亿美元,并在一季度产生了5.36亿美元的收入。根据优步的CEO的

2019-06-13

非洲猪瘟疫苗成功了?神奇的海南卷起又一股风潮

1、潘石屹成为SOHO中国的董事长;2、冯仑成为万通控股董事长;3、易小迪成为阳光100置业集团总经理;4、王功权成为鼎辉投资公司总裁兼合伙人;5、王启富创立了富鼎和股权投资基

2019-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