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风病药价3年涨6倍!仅两家企业生产原料药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生财有书

价格暴涨数倍

据了解,别嘌醇片是治疗高尿酸血症等疾病的常用药物。据米内网数据,2018年重点省市公立医院终端抗痛风用药市场中,非布司他占据73.12%的市场份额,苯溴马隆占19.31%,别嘌醇片占7.14%,秋水仙碱占0.44%。

记者在天猫医药馆搜索发现,目前正在展示销售的别嘌醇片的生产厂家主要有广州康和药业有限公司、合肥久联制药、广东彼迪药业有限公司,100片装的别嘌醇片价格普遍在170元以上。

北京房山区致真堂药房店员告诉记者,别嘌醇片早就已经断货,此前20片装的别嘌醇片价格为36元。北京某嘉事堂药店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目前,别嘌醇片没有货,只有黑龙江一家药企的别嘌醇缓释胶囊还在销售。”

沈阳某大型连锁药店总经理向记者表示,药品价格暴涨现象很常见。由于其进货时间较早,目前其药店别嘌醇片的销售价格在40多元,不过现在该药的进价也在100多元。

刘晔向记者介绍,目前, 100片装的别嘌醇片进价已经从两年前的20多元暴涨到了130多元,价格高的时候到150元,且各大医药公司都缺货。

本报记者注意到,别嘌醇片价格暴涨在不少社交平台以及政民交流平台引起了患者较大的反响。药品价格315网信息显示,用户对别嘌醇片价格连连上涨的情况反响强烈。2019年2月9日,有用户留言道:“记得前年买是十多元一瓶100片,去年30多元,今年从80多涨到100多!可能是货少买的人多,以后产量多了会降下来的。目前是炒得太高了,应该有人管!”

在胶东在线的网上民声论坛上,2018年12月25日,有网友反映:“别嘌醇片作为国家基础药物治疗痛风的首选,从2015年5块钱一瓶,涨到现在快200元,跑遍烟台各大小药店都没有货,有货的也死贵,政府不管吗?就这么一直断货一直涨?”

除了药店,别嘌醇片在医院的中标价格也有较大幅度的上涨。药智网数据库信息显示, 2017年,别嘌醇片(0.1g×100)最高中标价为83.1元,平均中标价为39.78元。而到了2019年,别嘌醇片平均中标价为97.5元。

在给药店提供进货渠道的药品终端网上,记者注意到,仅有合肥久联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久联制药”)的别嘌醇片在售。该公司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虽然在生产别嘌醇片,但是量比较少,主要是因为原料紧张。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要买别嘌醇片,只能联系当地的药房或医药公司,让他们到公司来进货。”

此外,记者还联系生产别嘌醇片的多家企业。广州康和药业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别嘌醇片已经不生产了,原因是没有原料药。上海信谊万象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买不到就是不做了,一般就是这种情况。”

仅两家企业生产原料药

据米内网披露的数据,2018年重点省市公立医院终端别嘌醇用药金额为3071万元,同比上一年下滑了1.52%。临床用药上胶囊剂占据了76.85%,片剂占据了23.15%。而别嘌醇缓释胶囊(0.25g×10)中标价在30元以上。

别嘌醇用药市场的前五大企业分别是黑龙江澳利达奈德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利达奈德制药”),其依靠独家产品别嘌醇缓释胶囊占据了76.84%的市场份额,上海上药信谊占13.48%,江苏世贸天阶占5.92%,广东彼迪占1.82%,广州康和占1.78%,合肥久联制药和重庆青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青阳”)等所占份额较小。

国家药监局数据库信息显示,目前,持有别嘌醇原料药批文的生产企业共有6家。不过,截至目前,别嘌醇原料药GMP证书在有效期内的仅剩下两家企业,分别是黑龙江麦之伦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麦之伦制药”)和重庆西南合成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南合成制药”)。

企业工商信息显示,麦之伦制药曾为澳利达奈德制药直接控股90%的子公司。2018年11月1日,澳利达奈德制药从麦之伦制药股东中退出,周有军获得麦之伦制药90%的股权。启信宝数据显示,麦之伦制药依旧为澳利达奈德制药的关联企业。

另外,企业工商信息显示,西南合成制药为北大医疗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控股孙公司。

就当下多家别嘌醇片生产企业反映的原料药短缺情况,本报记者分别以采购员的身份致电麦之伦制药和西南合成制药进行求证。麦之伦制药公司方面表示,其别嘌醇原料药只供给澳利达奈德制药,生产量比较小,并不对外销售。

这意味着,除麦之伦给澳利达奈德制药提供的原料药以外,其他的别嘌醇片生产企业都在等着西南合成制药的别嘌醇原料药“下锅”。只要西南合成制药一停供,下游制剂企业就只能被迫停产, 澳利达奈德制药将独占市场。

不过,本报记者辗转多次,未能联系上西南合成制药。

市场呼唤“有形之手”

此前,有读者向本报记者反映:“我的痛风药别嘌醇由最初的8.9元,升到116元,时间相差不到5年,我打算把脚给砍了,吃不起药呀。国家政府部门说这是市场定价,不归他们管。”

实际上,国家发改委早在2016年1月就曾对别嘌醇片垄断协议案做出过处罚,别嘌醇原料药市场垄断被罚也有前车之鉴。

2016年1月,国家发改委通报表示,针对重庆青阳及其经销商重庆大同、江苏世贸天阶、上海信谊联合及其经销商商丘华杰等五家公司对别嘌醇片达成的垄断协议,国家发改委对其处以合计399.54万元罚款。

另外,2015年10月,重庆工商局对重庆青阳别嘌醇原料药市场垄断行为作出43.93万元的处罚。

2017年11月,为进一步规范短缺药品和原料药市场价格行为,维护市场价格秩序,建立药品和原料药购销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保护消费者利益,国家发改委研究制定并公布了《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对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提出了八种价格法所禁止的行为。

《反垄断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由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1%以上10%以下的罚款。

不过,以上一年度销售额1%~10%的罚款能否对部分垄断市场的药企产生真正的震慑作用呢?前述四川药店负责人刘晔认为:“几百万元的罚款,这个比例太微不足道了。”

“药品价格暴涨,具体是因为原材料上涨,还是人为操控,我们终端零售并不清楚。不过据我了解,有些企业会通过并购或支付一定费用等方式垄断市场。”刘晔对记者说道。

对此,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医药卫生法学副教授邓勇向本报记者指出:“从国家《反垄断法》处罚的金额来看,对违法者处以上一年度销售额1%~10%的罚款,这种震慑作用是不够的。对违法者的罚款,相对于他们垄断所带来的收益,还是不成比例或不匹配的。建议针对滥用原料药市场支配地位的违法者,除了经济处罚以外,还要采取其他的手段相结合,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保护患者的合法权益。”

事实上,近年来,阿莫西林、降压0号、甲硝唑、土霉素、病毒灵、痢特灵等疗效确切、价格低廉的大众常用药价格“火箭式”涨价数倍乃至数十倍,价格暴涨的药品数量达百种之多。

市场上在呼唤“有形之手”的介入。

猜你喜欢

央企违规经营监管加码 职业经理人聘任合同中将明确追责细项

如何持续完善责任追究制度体系?国资委的思路是,各中央企业必须加快构建内容协调、流程清晰、配套完备、有效管用的责任追究制度体系,推进制度深度覆盖和有效约束。根据所属企业规模体量差

2019-06-13

吉林银行去年第四季度净亏7.89亿元 仍有逾91亿元逾期90天以上贷款未计入不良

6月6日,吉林银行公布2018年业绩。该行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57亿元,较2017年大幅下滑18.94亿元,下滑幅度为62.1%,2017年归属于母公司股

2019-06-13

沪指震荡走高涨0.05% 氢能源板块再次走强

消息面上:伦敦交易所首席执行官:沪伦通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伦敦交易所首席执行官:中国A股6月24日将会正式进入到全球股本的富时罗素指数;郭树清谈银行间市场流动性问题:前期有一些

2019-06-13

亚马逊外卖折戟:这些年凉了的项目价值可不止数亿美元

以扩张速度最快的UberEats为例,推出三年多以来已覆盖全球500个城市,去年的收入同比增长149%至14.6亿美元,并在一季度产生了5.36亿美元的收入。根据优步的CEO的

2019-06-13

非洲猪瘟疫苗成功了?神奇的海南卷起又一股风潮

1、潘石屹成为SOHO中国的董事长;2、冯仑成为万通控股董事长;3、易小迪成为阳光100置业集团总经理;4、王功权成为鼎辉投资公司总裁兼合伙人;5、王启富创立了富鼎和股权投资基

2019-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