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自己的欲望下,100倍高杠杆爆仓了,年仅42岁币圈大佬自杀

  • 时间:
  • 浏览:24
  • 来源:生财有书

惠轶这个名字对于这个号的读者来说可能不太熟悉,但在币圈还是赫赫有名的。

他曾经成功在“e租宝”暴雷前离场,躲过P2P危机;也曾在A股危机之前套现,逃顶5000点。两次化险为夷,让惠轶名噪一时,人送外号“逃顶侠”。

但即便是天赋异禀的逃顶小王子,也不可能预测到黑天鹅何时飞出,终究是善泳者溺于水。

逃过啥都没有用,死在自己欲望下,无人能救。

截至目前,讣闻尚未发出,其公司也并未发出公告。惠轶的死因扑朔迷离,引发圈内圈外热议。

唯一的证据是,目前流传的两张聊天记录截图显示,惠轶疑似动用了客户2000个比特币,用100倍杠杆做空。

100倍杠杆,这是什么概念?如果2倍杠杆,你有10个比特币,就可以从交易平台借10个比特币,用20个比特币进行交易,从而使收益或亏损增大2倍。

而惠轶使用了100倍杠杆,风险扩大了100倍,比特币涨个1%,账户内资金就会损失殆尽,倾家荡产。

这是不成佛便成魔,彻底放飞自我的赌徒行为,恐怕也只有在魔幻的币圈,才会出现这么疯狂的操作!

5月31日,惠轶说:“保佑下午瀑布形成,我下半年就不用干活了。”他还晒出了自己的持仓账户。

“瀑布”是币圈的黑话,指在币价在很短时间内大幅度下跌。股市有个词叫“跳水”,表示同样的意思。

从跳水到瀑布的区别,就是股市和币圈的区别。

惠轶赌了这一把的结果是,当天13点至15点,比特币价格从8108美元涨至8320美元,比特币期货上涨5%。

动用了100倍杠杆的惠轶,被爆仓掉了他那1%的保证金,来自客户的那2000个比特币全部蒸发。

而根据当天的比特币价格,1个比特币合人民币5.6万元,2000个比特币共计1.13亿元。

这个擅长逃顶的人,在又一次计算着逃顶获利的操作中,被踩成了底。

本希望下午瀑布形成,下半年就不用干活了;结果下午瀑布倒流,下半生都不用干活了!

绝望、彷徨了5天后,惠轶在5月6日那天了结了自己42岁、还远远算不上老的生命,成为比特币杠杆期货交易自杀第一人。

据说炒股的人大多看不起币圈,但惠轶之死,只是一个纯粹的因贪婪人性带来的悲剧,不值得幸灾乐祸。

如果说,孙宇晨是骗子,靠发空气币割韭菜,那惠轶就是赌徒,天堂跟地狱全在一念之间。

惠轶的公司比特易是一家区块链市场数据分析与服务平台,2017年12月在北京成立。去年年底,公司资金紧张,前员工回忆:“公司效益不好,还扩展业务推出了分析软件,但没有多少人用。”此后,包括该员工在内的多名员工被裁。那时,比特易一度困难到了惠轶要拿自己的钱给员工发工资的程度。

到2019年初,比特易员工仅剩几个人。比特易不是孙宇晨的波场,没有发过币,但为了养活自己,这家公司在今年1月份开始向用户募集比特币,然后拿着这些比特币去炒期货。

今年5月,还有消息称比特易公司已经跑路关闭,但截至昨日,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在业”。

员工回忆,惠轶偶尔会自己炒币,但从不鼓励员工炒币。他的原话是:“员工都很年轻,很多都是90后,大家生活开支都比较大,要是亏了你怎么赔?”

员工当然没有赔,只是老板赔得倾家荡产,连性命都搭上了,这难道就是当局者迷?

畸形的市场催生畸形的人群。目前币圈的情况是,即使央行等部门出台政策严格约束,还是无法阻止投机者入场数字货币市场。

这次惠轶的悲剧收场,不知能不能惊醒那些依然抱着侥幸心态的炒币者。

换个角度来看,其实惠轶已经算好的了,他曾经在这个圈子里收获过荣耀、地位和金钱,不管用什么方式,他已经彻底摆脱了这个圈子。

只是,还有更多人依然停留在圈子里,在用“区块链改变人类”之类的口号来麻醉自己,从一个币辗转到另一个币,期待着哪一天重新翻身!赌赢鸡犬升天,赌输万丈深渊。

这种状态,跟赌光了所有本金依然不肯下赌桌的赌徒完全没有两样。现在惠轶下桌了,可是我仿佛看到全中国的土地上,还有无数赌桌在开盘,更多的人紧紧盯着牌面,期待翻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