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深交所问询的8个问题,一汽夏利选择了延期回复……| 中国汽车报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生财有书

深交所表示,报告期内一汽夏利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连年下降,至2019年一季度末,一汽夏利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1.06亿元,负债率上升至101.93%。深交所要求一汽夏利详细说明其核心竞争力及拟采取的改善可持续经营能力的具体措施。

从一汽夏利年报来看,其经营惨淡。2018年,一汽夏利累计销量18791辆,同比下滑30.59%。2017年曾售出5949辆的夏利系列,在2018年停产。威系列销量同比下滑68.25%至1120辆,骏派系列的销量为17671辆,仅比2017年多74辆。而从2019年起,一汽夏利不再公开产销数据。“这样的做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对自己经营能力缺乏自信。”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

靠卖资产度日

回首过往,一汽夏利这位曾经光鲜一时的汽车界“白马王子”,如今的境遇令人唏嘘。

这家历史上曾连年蝉联自主品牌轿车销量冠军,在出租车市场的份额曾高达40%左右,在北京更是高达70%。2011年,一汽夏利销量达25.3万辆,达到巅峰。但此后,夏利销量开始下滑。近六年间,一汽夏利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累计亏损82.33亿元。

继2013年企业巨亏后,一汽夏利便开始变卖家产,勉强度日。2015年,一汽夏利将产品开发中心整体资产、动力总成制造部分相关资产转让给一汽股份。2016年,一汽夏利将持有的一汽丰田30%股权中的15%出售给一汽股份,并由此获得了25.6亿元。当年一汽夏利营业收入为20.3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负16.8亿元,归属股东的净利润为1.62亿,此次出售使一汽夏利扭亏为盈。

2017年,一汽夏利以252.9万元代价,又将下属内燃机制造分公司和变速器分公司动力总成日常生产制造相关部分的资产及负债出售给一汽股份。2018年,一汽夏利作价约29.23亿元将其持有的一汽丰田最后15%股权出售给一汽股份。在得到资金的同时,也失去了自我造血能力。

直到此时,一汽夏利的“卖卖卖”还不止步。2018年,以1元的价格将一汽华利的100%股权出售给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后者偿还一汽华利所欠的8亿元债务及职工薪酬5462万元。

如果上述出售的资金相加,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为何一汽夏利还是萎靡不振,这也正是此次深交所问询函要了解的内容。

留下更多疑惑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列夫•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的开篇语,对于一汽夏利的现状而言,也未尝不是一种感叹。

2017年,一汽夏利停产老车型、开发新车型,为发展做出努力。2018年,一汽夏利先后推出了三厢轿车骏派A50、骏派CX65和A级SUV T086等产品,以及续驶里程达到300km的A70EV纯电动轿车等,但是并未达到理想状态,所有车型一直在中低端领域徘徊不前。

今年4月29日,一汽夏利宣布与南京博郡汽车联合成立新能源汽车合资公司。根据双方公布的内容看,一汽夏利拟以整车生产资质、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负债出资,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10亿元,在一汽夏利所在地成立合资公司,生产新能源汽车,并承担一汽夏利所有债务。南京博郡将充分利用一汽夏利的现有资质、产能生产新能源汽车。

“建立合资公司,有利于公司现有产能的充分利用,充分发挥公司在整车生产制造方面的管理和技术经验积累,利用博郡在新能源产品开发和机制方面的优势,实现双方优势互补。”虽然一汽夏利有关负责人作如此表示,但在外界看来,这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一汽夏利在卖房卖资质。

“一汽夏利要摆脱目前的困境,让‘壳’尽其用,合作是出路。如果仅仅做代工,也会困难重重。”钟师认为,一汽夏利与江淮代工还不一样,江淮投资建设了先进的代工厂,一汽夏利有没有这样的实力不好说。

其实,上述问题,几乎都与深交所问询的八个问题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眼下,无论是深交所还是外界,都在期待着一汽夏利作出答复。

附:关于对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年报问询函

文:赵建国 编辑:吕彩霞 版式:王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