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丨谁的永柏资本?神秘实控人被捕,另一实控人浮出水面……

  • 时间:
  • 浏览:30
  • 来源:生财有书

从酒店出门右转步行约400米,即可到达企业天地大厦3号楼。发展势头最旺的几年里,永柏资本租下了这幢超甲级写字楼的整个25层作为办公场所,并斥资3000万元翻修一新。今年年初,永柏资本将办公室迁至中环外的五牛控股大厦后,这里便一直处于闲置招租状态。记者从某中介处了解到,这层总面积在2500平方米的办公室年租金约为1300万元。

办公室搬迁的背后,是永柏资本内部愈演愈烈的兑付危机。4月30日,《国际金融报》的一篇独家报道,揭开了永柏资本66亿兑付危机的冰山一角。随着事件持续发酵和监管部门介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永柏资本及旗下募资平台红歆财富日前被立案侦查

根据上海市公安局黄埔分局和长宁分局6月6日发布的警情通报,永柏资本实控人金某已被抓捕归案,红歆财富高管钱某某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多位接近永柏资本的知情人士向记者证实,金某即金赟,钱某某即钱旭东。据悉,金赟是5月13日准备出境时,在上海虹桥机场被捕。

事实上,作为这家投资组合超过数百亿元金融机构的实控人,金赟从未走向台前。在公司爆雷之前,他一直神秘而又低调地坐镇企业天地大厦25楼,对永柏资本和红歆财富享有绝对的支配权。

2018年8月开始,永柏资本旗下产品陆续不能赎回,截至今年1月底,累计未兑付金额接近66亿元。其中包括:地产私募股权基金31亿元、票据约12亿元、美元债权2.7亿元、其他股权类产品约20亿元,涉及的投资者超过3000人

事发后,金赟便“神隐”幕后,红歆财富实际管理人、永柏资本合伙人钱旭东成为其主要对外“发言人”,在这场欲盖弥彰的兑付危机中负隅顽抗。

2

“假二代”金赟

永柏资本成立于2014年,因早期明星合伙人云集,在PE圈小有名气。

一位离职的永柏资本合伙人吴煜炜(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直到今年2月中旬,他才知道永柏资本出了问题,“那个月我们团队没有拿到工资,金赟说红歆财富出了点问题,钱要先拿去垫付那边的投资者。”

作为业内知名的PE投资人,吴煜炜当初之所以选择加入永柏资本,一是因为看到金赟麾下明星合伙人众多,皆是业内叫得上名号的人物;二是财大气粗的金赟开出了令人心动的条件,即永柏资本的合伙人只需要负责PE投资“募、投、管、退”的后三个环节

对于募资来源,金赟声称,永柏资本管理的都是自有资金。但实际上,永柏资本的钱主要来自旗下的募资平台——红歆财富。自2014年成立以来,红歆财富先后在上海、杭州、宁波、青岛、北京、南京、西安、广州等10余个城市以品牌名“红银财富”建立营业网点,充当永柏资本的产品推广和募集平台。

“合伙人只是把金赟当成一个有钱的老板,我们受其雇佣,尽管对外投资时他有一票否决权,但起码让我们节省了大量的募资时间和精力。”吴煜炜表示,不清楚永柏资本其他产品的投资情况,但至少明星合伙人做的,都是正儿八经的项目。

David Loh、Winston H.Lee、Tay Choon Chong、Cheong Yew Kwong、严谨、黄岩、梁宝桐、马骏、蔡国龙、孙安妮等明星合伙人的加入,不仅带来了优质的股权项目和资本市场资源,也为永柏资本在资本市场打响了名声。2015年-2017年,永柏资本经历了不少“高光”时刻,先后参与了摩拜单车、优客工场、平安好医生、大众点评、360、药明康德、盛大游戏等45家知名企业的股权投资。

“聪明、谨慎”是吴煜炜对前老板金赟的评价,“我们连对外签署保密协议,都需要走OA的用章流程进行审批,项目打款总是跟挤牙膏似的,要一催再催。”

在合伙人面前,金赟一直标榜自己是“富二代”“官二代”加“红二代”,对于政界、商界和金融界的人脉关系如数家珍。吴煜炜也曾跟部分当事人做过求证,对方的确知道金赟这号人物。所以,在今年2月份之前,吴煜炜从未想过金赟会是一个骗子,“永柏资本的合伙人大多家世背景不俗,很难想象他是怎么骗过所有人的”。

谎言说多了就像纸包不住火一样,总有被拆穿的一天。据一位接近金赟的知情人士透露,金赟出生于上海的一个普通家庭,没有结过婚,但有3个孩子。目前3个孩子跟着金赟父亲生活在上海的一个小弄堂里,其中2个孩子因交不起学费被退学。此外,因金赟在今年春节期间借了几百万元高利贷,不断有人去他父亲家里上门催讨。

3

再现神秘实控人

尽管从未以实控人身份公开露面,但在永柏资本和红歆财富内部,金赟的存在是众所周知的秘密。相较之下,永柏资本的另一位疑似实控人“潘峻”则鲜为人知

令人唏嘘的是,《国际金融报》记者通过多个渠道证实,潘峻在今年4月因涉嫌亚洲艺术品交易中心邮票诈骗案被通缉,目前处于刑拘在逃状态,涉案金额达千万元

潘峻本人极为神秘,网上查不到任何关于他的公开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潘峻和金赟认识的时间,正是永柏资本成立的2014年。明面上来看,他与永柏资本的唯一交集,是在2015年5月共同出资成立了上海永柏联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永柏联投”)。

天眼查显示,由潘峻实际控制的上海联投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联投基金”),曾持有永柏联投30%的股权。直到今年1月份,联投基金退出永柏联投股东行列,将所持股份悉数转让给大连亿佰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潘峻在永柏联投有自己的团队,在下属面前,毫不避讳“永柏资本实控人之一”的身份,且直呼金赟为“老金”。他口中的老金,是“东亚银行的大公子,家族管理着上千亿资产,永柏联投根本不需要募资,老金那边自有资金要多少有多少”。

关于这一虚假身份,究竟是金赟欺骗了潘峻,还是潘峻自行包装了金赟,尚无从考究。金赟唯一能跟“东亚”二字扯上关系的,只有一家由他作为实控人的郑州东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这家成立于2009年的公司,涉及法律诉讼多达79起,大多为民间借贷纠纷。此外,因未履行100万元的欠款连带清偿责任,该公司在2019年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一位接近潘峻的知情人士张奕(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潘峻和金赟过从甚密。向来跟合伙人只谈工作的金赟,却时常跟潘峻分享生活动态。

有一回,潘峻一边展示金赟发来的微信视频,一边调侃“老金又在胡闹了”。

不同于潘峻喜欢在人前提起金赟,金赟从未跟永柏资本的合伙人提起过潘峻。2018年年初,吴煜炜在永柏资本的年会上见过潘峻一面,印象是“其貌不扬、穿着简陋”,他当时以为潘峻只是某个普通的合伙人。

出生于1981年的潘峻是上海人,酷爱股票交易,2003年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开了一家“上海裕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现已吊销)”,投资二级市场且表现不俗。通过多年的资本积累,潘峻开始涉足股票坐庄,他声称在2014年至2015年,通过坐庄某只“博”字开头的股票,赚了十几个亿。

在人前,金赟衣冠楚楚,潘峻则是不修边幅。“有一回潘峻去外地出差,坐的经济舱,穿着一件平价T恤,拎着一个几十块钱的包,踩着一双开了口的皮鞋。”张奕说,潘峻对生活品质没有太多追求,除了股票交易外,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半夜下班后去捏个脚。

4

潘峻的两件“大事”

将朴素贯彻到底的潘峻,却对永柏资本的发展野心勃勃。他曾对手下的员工说,“短期目标是5年之内让永柏系在中国资本市场有一席之地,长期目标是做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不过,他似乎对打造一家伟大的投资公司的方式存在误解。

张奕告诉记者,这些年潘峻在永柏资本主要干了两件“大事”。

一是通过北京的黑中介,购买了大量具有央企、国企背景的壳公司。红歆财富利用这些壳公司背书,发行了大量没有兑付能力的票据产品,募资金额超过9亿元。

根据投资者提供的视频资料,在红歆财富发行的票据产品中,仅中商启航(山东)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中商启航”),就分别给上海商吉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商吉贸易”)和上海冠油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冠油化工”)开具了商业存兑汇票6亿元和3亿元。

从股权结构来看,中商启航、商吉贸易、冠油化工都是具有国企背景的公司。但实际上,这3家公司都是潘峻几十万元一家买来的壳公司,没有实质经营业务。据悉,北京有很多律所和会计师事务所,在做这样的灰色产业链。

天眼查显示,开票方中商启航穿透4层之后,显示实控人为三九企业集团(深圳南方制药厂);收票方商吉贸易和冠油化工穿透4层之后,显示实控人为中国佳农工贸公司,中国佳农工贸公司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全资子公司。

潘峻干的第二件“大事”,是收购了欧泉科技、金朋健康、宝鑫瑞、关爱通、建宏股份、致生联发、嘉成股份、英飞网络等十几家新三板公司。天眼查显示,其中不少公司都曾出现在红歆财富的投资公告研报里。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官网显示,2018年4月12日,上海永柏联投投资管理公司-永柏联投新三板成长优选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咸阳碁扬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咸阳富开合瀛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誉舫医疗器械有限公司4家机构,因联手操纵欧泉科技、英飞网络、金朋健康等股票价格,被罚停止交易3个月

受到监管处罚之后,却仍有神秘资金在爆炒上述3只股票。Wind数据显示,2018年9月5日-2019年5月16日,欧泉科技股价从1.1元暴涨至49.6元;2019年4月29日-2019年6月11日,英飞网络股价从2元暴涨至14元;2019年4月26日-2019年6月11日,金朋健康股价从0.71元暴涨至14元。在新三板流动性不足的情况下,这样的操作有“高位套现”的嫌疑。

▲欧泉科技股价走势

▲英飞网络股价走势

▲金朋健康股价走势

结语

永柏资本兑付危机发酵至今,不论是金赟被捕,还是潘峻在逃,投资者最关心的,是66亿元未兑付资金的去向。吴煜炜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永柏资本旗下明星合伙人在投项目金额合计约12亿元。其余资金流向,仍需等待监管部门深入调查。

记者 姜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