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002069.SZ)仍被调查,“扇贝跑路”的阴霾终究散不去了?

  • 时间:
  • 浏览:52
  • 来源:生财有书

据其财报显示,獐子岛2017年度业绩出现大幅亏损,净亏损高达7.23亿元,其中虾夷扇贝的营收比去年同比减少53.08%。于是受到这一利空消息的影响,獐子岛那一年的市值蒸发了26亿元,而“扇贝吃不饱”和“扇贝去哪儿”也成了当时坊间的谈资。

不过,得益于该公司的有效经营管理,2018年其终于实现了扭亏为盈。据财报显示,獐子岛2018年营收27.98亿元,同比下降12.72%,净利润3210.92万元,同比增长104.44%。每股收益为0.05元。

但细细查阅獐子岛的年报会发现,该公司的非经常性损益可谓是对当年的业绩影响颇深。财报显示,其非经常性损益合计2634.6万元,其中政府补助为3043.8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为576.4万元,这部分由2017年-1.3亿元的亏损转为盈利状态。至此该财报一出来,会计事务所便在2018年财报中给出了“保留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一季度的财报又再一次让獐子岛陷入“亏损”的漩涡。据财报显示,在2019年一季度,獐子岛利润再次大幅亏损,期内公司实现营收5.59亿元,同比减少21.48%,归母净利润为-4314万,同比减少379.43%。

而这一次獐子岛还是把责任推给了扇贝——“由于2018 年海洋牧场灾害影响了公司在2016 年、2017 年底的虾夷扇贝生长状况,进而导致可收获资源总量减少,且公司将等到性价比较好的时点再进行销售。”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因“扇贝跑路”连连业绩大亏的事件也让投资者对它的信任大打折扣,市值也下跌了不少。从盘面上来看,6月12日獐子岛收报3.42元,与2018年一月末时的股价相比下跌56%,市值蒸发约31亿元。

“三番五次”被问询和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扇贝跑路”事件似乎不仅仅是影响了獐子岛的业绩那么简单,其就如“蝴蝶效应”一样牵动了一系列事情的发生。

5月22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收到来自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的问询函。问询函里,监管部门一共提出10个大问题以及14个小问题,要求獐子岛对2018年年报中的问题进行解释,其中包括审计所提供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背后的原因;曾经许诺的“恢复经营能力”进展状况;海参、鲍鱼产品毛利率暴增的原因等。

而需要注意的是,该公司再6月1日又再次受到一封问询函。巧合的是,这是獐子岛刚刚回复第一封问询函后的次日才收到的“连环追问”,内容也更多的是对上一次回复的继续追问。

查阅这两份问询函发现,交易所对3个问题格外关注。第一,年审报告保留意见涉及的资产减值事项和应收账款事项是否具有广泛性影响;第二,保留意见所涉及长期资产无需计提减值准备;第三,说明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具体计算过程。

至此,在6月11日,也就是披露仍在被立案调查公告当天,獐子岛再次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但目前来看,其回复并没有“get”到深交所想要的点。

此外,除了屡次被调查问询之外,獐子岛也是“三番五次”被立案调查。

据公告显示,獐子岛于2018年2月9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并于去年2月10日在指定信息披露媒体上披露了《关于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的公告》,后在去年3月至今年5月每月披露《立案调查进展暨风险提示公告》。

截止到目前,也就是其最新披露的那则公告中,该公司表示,目前证监会的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公司尚未收到证监会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值得一提的是,而在此之前,2014年10月,獐子岛也曾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异常的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受此影响獐子岛前三季业绩预计亏损约8亿元,当时便受到了来自证监会的立案调查。

但在接下来的调查中,证监会发文称未发现獐子岛有违法违规行为。不过,2016年,一则《2000人实名举报称獐子岛“冷水团事件”系“弥天大谎”》的新闻再度引发关注,证监会随即再度开展调查,如今依旧没有结果。

而在立案调查仍旧没有结果的同时,有一则风险也引起了业内人士的注意。

据一季报显示,截止2019年3月底,獐子岛尚有普通股股东总数49050人。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如公司受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且违法行为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其将受到强制退市处罚。这也意味着,一旦这种情况发生,届时上述近5亿股民将被“集体闷杀”。

至此可知,獐子岛的“扇贝跑路”仍旧像一团“迷雾”一样笼罩在该公司头顶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