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酒没落,央视“标王”如今1.3亿被拍卖,曾俯视茅台、五粮液

  • 时间:
  • 浏览:36
  • 来源:生财有书

1994年11月8日,来自山东省鱼台县,成立才仅1年的孔府宴酒厂以34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力压茅台、五粮液,一举拿下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前黄金广告时段,成为首届央视“标王”。

头顶着“标王”的光环,也使得孔府宴酒1995年头两个月的销售收入就达到了2.7亿元,而前一年的全年销售才3.5亿元。

“那年是孔府宴最辉煌的一年,一开窖,整个鱼台飘满酒香,到这里拉酒的车队昼夜不歇,很多司机干脆就睡在车里。”当地一位孔府宴内部人士说:光排队还不够,酒从生产线下来就被抢购一空。

1995年3月29日,孔府宴老总江廷华登上了《人民日报》头版头条。一时间,“喝孔府宴酒,作天下文章”几乎人人耳熟能详,孔府宴也进入全盛扩张期。

值得一提的是,孔府宴酒这句经典的广告语正是江廷华本人创作的。不得不说,江廷华的确是名副其实的“营销达人”,在90年代,他依靠电视台广告、模特车队等一系列的广告方式,将一家3万元起家的小作坊培养成一家收入上亿的大酒厂。

右一为江廷华

恶性竞争导致昙花一现

但是孔府宴酒的辉煌却如昙花一现,很快就面临了反转。

1995年底,在对央视第二届“标王”的争夺中,孔府宴败于来自山东临朐县的年轻对手“秦池”。这个同样名不见经传的小酒厂不但拷贝了孔府宴争央视标王的营销手段,还蝉联了接下来两届的“标王”,和孔府宴酒一样,“秦池”也成了一家闻名全国的大酒厂,命运从此被改写。

1997年,有媒体爆出秦池从四川酒厂收购原酒进行勾兑,间接导致名噪一时的鲁酒陷入“勾兑丑闻”,加上川酒的崛起,使得孔府宴酒的市场也迅速萎缩。

也正是自此,五粮液、泸州老窖、剑南春的川酒登上了历史舞台,成了知名酒企,贵州茅台也取得了更大的发展。

2001年5月,国家税务部门宣布,对粮食白酒和薯类白酒按出厂价25%和15%从价征收消费税的基础上,对每斤白酒从量征收0.5元的消费税。

这对当时的鲁酒来说,又是致命一击,也成了压倒孔府宴酒的最后一根稻草。

做不出的天下文章

2002年,孔府宴90%的股份被鱼台县以8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山东联大集团。

然而,由于这笔资金迟迟没有到位,孔府宴未能全面恢复生产,并购宣告破灭。随后,孔府宴的债权、债务被转到了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名下,酒厂的生产一直处于基本停滞阶段。

2008年时,曾有媒体探访鱼台,员工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孔府宴被收购后,江廷华经常往返于北京、武汉、鱼台三地看望两个儿子,“比以前老了很多,人很憔悴”。

不过让江廷华更揪心的,恐怕还是一蹶不振的孔府宴酒,纷乱复杂的纠纷与股权结构,让孔府宴酒失去了再重返市场的机会。

沉寂了几年之后,2011年,广东凯利和上海舜达注资,被重组后的孔府宴首次推出新品,发出了重返市场的信号,业内曾认为孔府宴将迎来“重生”。然而几年过去,事实证明,孔府宴酒依旧还没能改写命运。

“经营不善,企业没有准确及合理的经营战略,发展只能止步不前”;“效益不好,真实的销售数据不详”;“他们很少参加山东省的行业活动……”来自山东省的白酒行业从业人员对孔府宴酒业的评价大多如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