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系”加持、经济学家许小年3000万入股,这家传统家族企业即将IPO

  • 时间:
  • 浏览:25
  • 来源:生财有书

对于服装定制企业名称中出现“智能”二字,公司解释称,当下业务“借助信息化技术手段,以工业化的效率和成本进行个性化产品的大规模定制是发行人区别于传统服装制造业的最主要特点和优势。”

虽暂无明显的技术优势,但总体来看,青岛酷特智能的盈利情况呈平稳发展趋势。

招股书显示,2016年青岛酷特智能实现营业收入4.20亿元,净利润2280.35万元;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5.84亿元,净利润为6286.59万元;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5.91亿元,净利润为6273.02万元。

但青岛酷特智能不愿止步于此。一家主营业务无比传统的企业中,“智能化”变革正在发生。

此次,青岛酷特智能计划募集资金41761.16万元,主要投资用于柔性智慧工厂新建项目和智慧物流仓储、大数据及研发中心综合体建设项目。

“传统服装制造业中,颠覆‘低端商业’的革命正在进行。”天风证券分析师对投中网说道,“过去1商品经济不发达,生产力落后,商品供不应求,导致出现卖方市场;如今,信息扁平化、价格透明化、选择多样化、竞争白热化已成为商品过剩时代的四大特点,买方市场早已形成,服装企业‘求变’才可‘求生’。”

此时,“智能制造成为传统企业必备的‘进化’技能。”

招股书提到,柔性智慧工厂和智慧物流仓储、大数据及研发中心综合体建设期均为24个月。其中,柔性智慧工厂在项目建设完成进入稳定经营期后,经综合测算,所得税后内部收益率(或“内含报酬率”)为12.95%。

然而,“招股书的数据比较理想。柔性智慧工厂对公司业务产生的实际效益,还要用真实的数据说话。”前述天风证券分析师对投中网说道。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除传统服装定制业务,酷特智能及其子公司目前共拥有419项境内注册商标,其中还包括“酷特币”、“酷特支付”、“酷特理财”等与主营业务无关的商标。

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曾要求酷特智能补充说明“酷特币”、“酷特支付”、“酷特理财”等商标的申请主体、申请目的及具体用途,并问及“是否负担大额表外负债、是否存在被处罚风险”?

对此,酷特智能回复称,“公司过去并未从事金融业务及区块链ICO业务,公司申请以上商标主要出于商标保护目的,以实现优先占用”。

复星系加持

青岛酷特智能是一家看似寻常的“家族企业”。

自2007年12月28日股份公司成立以来,公司共发生6次股权转让、4次增资行为,股本由500万元增加至人民币18000万元。

目前,酷特智能控股股东为张代理,实际控制人为张代理及其一致行动人张兰兰、张琰。其中,张代理与张兰兰为父女关系、张代理与张琰为父子关系,张兰兰与张琰为姐弟关系。

招股书显示,张代理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8388.6487万股酷特智能的股份。其中张代理直接持有酷特智能19.90%的股份;张兰兰直接持有13.64%的股份;张琰直接持有13.06%的股份。由此,张代理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8388.6487万股酷特智能的股份,占公司46.60%的比例。

然而,“复星系上市企业”给予了这家传统服装定制类“家族企业”与众不同的光环。除复星系资本外,青岛酷特智能机构股东还包括北京国科瑞华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青岛高鹰天翔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青岛以勒泰和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深圳市达晨创丰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

招股书显示,青岛酷特智能第二大股东为复星系旗下创投企业——深圳前海复星瑞哲恒益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复星恒益)。复星恒益由复星集团出资99%成立。

目前,复星恒益持有公司2913.6690 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16.19%。

此外,深圳前海瑞霖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前海瑞霖)为公司第六大股东,持有公司952.3807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5.29%。

值得注意的是,据招股书披露,复星恒益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基金管理人为深圳前海复星瑞哲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东方瑞哲持有深圳前海复星瑞哲资产管理有限公司5%的股权,同时,东方瑞哲为公司股东前海瑞霖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基金管理人。

“因此,复星恒益、前海瑞霖存在关联关系。”换言之,复星系资本占青岛酷特智能总股本高达21.48%。

与此同时,青岛酷特智能所强调的“智能制造”业务升级正是复星系资本近年布局的重点。2019年5月,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曾表示,“通过智能制造和技术创新为客户创造更好的产品和服务是复星全球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股东许小年

青岛酷特智能的第二道光环,来自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

在公司十大自然人股东中,出现了经济学家许小年的身影。公开资料显示,许小年现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曾任职美林证券亚太高级经济学家,世界银行顾问。作为中国证券市场早期从业者之一,许小年尖锐犀利的言论风格自中金时期就闻名于资本市场。

2001年9月,他执笔中金公司一篇题为《终场拉开序幕——调整中的A股市场》的研究报告。文章中提到,“当指数跌到较干净的程度——或许是1000点,政府再引入做空机制等一系列的重建手段,再塑一个健康、完美的市场。”

这个著名的“推倒重来论”和“千点论”,一时引起四面讨伐。然而,经过4年震荡下跌,A股果然洞穿1000点至998点,“千点论”成为现实。

至今,许小年仍厌烦别人把“千点论”当成一个摘之不去的标签去与他讨论。然而,他对于A股的神奇预言依旧使其“股东”身份变得特别。

2017年8月,许小年与青岛酷特智能实际控制人张代理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以3000万元受让张代理持有的公司1.00%股权。对于受让原因,招股书称,“许小年认为发行人前景很好,对发行人有信心”。

一贯语惊四座的许小年自然不会用沉默的方式来表达“信心”。

2018年1月,许小年在“2018年中金财富论坛”上演讲时表示,未来的投资机会主要产生在行业整合与重组、消费升级、先进制造业和服务业。

他提到,“一家高档西服制造商,其定制服务有了十足发展,交货周期从一个月缩短到一周,其价格下降了一半,以前的中高档西服,现在成了适合白领消费的定制品。”

在2018年4月的一场演讲上,许小年的态度更加明确,他直接用案例点出“做定制西服的‘红领’”。

他表示,这家服装制造商就用大数据的技术解决定制化服装、个性化服装制作中的重点问题,实现了手工裁缝操作的方式改变成了流水线的生产,大大地提高了效率。“红领”,则正是更名前的青岛酷特。

但在变幻莫测的资本市场中,一向头脑清醒且敢为敢言的许小年也承认自己难免有“看走眼”的时刻。

“海底捞上市了,IPO的市值竟然达到了60倍,我曾经有(机会)购买股票,我对一个高管讲凭什么一个卖火锅的估值60倍,今天阿里的估值才40多倍,结果我没买,昨天闭市的时候海底捞84倍。”2019年4月13日,许小年在“中欧社会责任主题论坛”上道出了这件憾事。

转载、合作、加入粉丝群请联系小助理

(微信号:ChinaVentureWeixin)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