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药入中国医保,会像国内“低价药”一样沦落为断货的结果吗?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生财有书

去年,一步电影《我不是药神》火得一塌糊涂,同时也将高价进口原研药,和印度低廉的仿制药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如今,印度仿制药已经有了合法途径进入中国市场,不仅如此,因此仿制药还首杀入了中国医保局主导的新一轮药品4+7带量采购扩面。

印度仿制药比原研药便宜几十倍!

本次中标的奥氮平片,进口奥氮平片每片的价格在39元左右,国产的奥氮平片每片的价格在13元左右。而印度瑞迪博士实验室6.19元/片的价格,印度给出的价格,确实很具有竞争力。

还记得电影《我不是药神》中那个哀求警察的老奶奶吗?以老奶奶服用的白血病特效药格列卫为例,一盒在中国售价约25000元人民币左右。25000一盒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什么概念?就如同老奶奶所说:“房子吃没了,家人被我吃垮了!”而印度仿制药厂NATCO生产的印度版格列卫,其生产原料、加工工艺均和瑞士诺华公司一致。

展开剩余82%

同时,其价格只有原研药的25分之一左右,据印度医院2019年更新的数据显示印度格列卫的价格大概是在980元人民币左右。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对于患者来说,印度仿制药合法入市,无疑是“挽救房子,挽救家人,挽救生命”的好事。但印度仿制药企业通过集中采购参与到市场份额的竞争中,却让国内的药企捏了把汗。印度仿制药在质量、价格、成本结构上的优势,都有可能对本土部分药企雪上加霜。不过,总体来说,印度仿制药进入中国市场,对于整个制药行业未来的发展,是有益处的。

专业人士指出:未来药企需要有成本领先的概念。如果在创新能力上暂时跟不上的话,怎么确保通过内部运营的优化、管理的优化,以及更加灵活的定价策略来确保在市场上的优势。

就拿国内治疗乳腺癌要赫赛汀举例,乳腺癌的患者应该都听说说赫赛汀这个名字。

“赫赛汀,通用名曲妥珠单抗,是一种分子靶向治疗药物。顾名思义,它并非对所有的乳腺癌患者有效,它仅仅对乳腺癌患者中HER-2受体扩增的患者有效,约20-30%的乳腺癌患者为HER2阳性,就像打靶一样,曲妥珠单抗通过与HER-2受体结合,精确命中HER-2扩增的乳腺癌患者,可以明确的降低乳腺癌术后复发率,被誉为乳腺癌患者的救命药。”

1988年赫赛汀上市,立刻横扫全球抗肿瘤药市场,并引发了单抗药研发热潮。2012年,上市24年的赫赛汀仍创造了全球销售收入超60亿元的成绩,由此可见,赫赛汀在全球医药市场的地位。

虽然赫赛汀有效,但是正版价格高昂,让很多乳腺癌患者望而止步,曾经一支的赫赛汀价格高达2.2万元,而赫赛汀的推荐疗程是一年,17次,以体重60kg的患者为例,需要应用15支左右,赫赛汀一个疗程需要花费30多万元,即使在中国癌症基金会的买6赠8的政策下,也需要15万左右。

由于赫赛汀专利到期,仿制药的生产和审批申请等多方原因,2017年7月国家将赫赛汀降价纳入医保。原来单支售价2.45万元的赫赛汀,患者一年需要使用使用14支以上,全年使用费用约40万元。在纳入医保支付后,赫赛汀单支价格降为7600元,普通家庭的患者也能支付得起,因此一时间引发了销量暴增。

2018年5月赫赛汀开始了持续性断货,赫赛汀的生产商、瑞士罗氏集团在中国的合资企业上海罗氏制药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自赫赛汀价格下降一来,需求大增,生产厂商还未来得及调整产能,因此出现供货不及的情况。目前工厂已经在24小时生产,且新的生产场地也在筹备中,卫健委协调药监局正在加快工厂审批,双管齐下,以期及早供货。然而,据相关消息预测,即使这样,恢复供货也需要半年左右。

有专家表示:“此次赫赛汀出现大面积断货,产能供应不及是一方面,药企调整供货策略是另一方面。赫赛汀在我国因价格降至原价的70%,需求量飙升,药企考虑到药品利润降低且全球供需平衡的控制,必定不会顺应需求提高供应中国的供货量。如此一来,需求增加,但供给不变,自然会造成药物断货的情况。这样的事情在其它药物身上也早有体现。药物“降价死”仿佛是个逃不出的魔咒,尽管降价的出发点是减少患者的看病负担,但在对降价的谈判过程中应该防范后续带来的需求波动。在降价谈判中,应抓住药品的供应优先权,并对预期的增量做好相应对策预案。相信此次赫赛汀的断货风波会使得我国在今后的药品降价谈判中带来一些启发。”

好消息:印度仿制药成功入中国医保采购

9月24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全国扩围产生拟中选结果,显示25个“4+7”试点药品扩围采购全部成功。

更让国内医药市场关注的是,本轮集采扩围中首次出现印度仿制药企的身影——印度瑞迪博士实验室有限公司(Dr. Reddy,以下简称瑞迪博士)的奥氮平片以倒数第二的低价出现。从目前的报价信息来看,将有望中选。

有业内人士分析:印度药企觊觎中国市场已久:中国市场作为全球第二大药品消费市场,对于印度来说有着极大的吸引力。作为全球最大的仿制药生产基地之一,印度具有世界级的大型生物制药企业350多家,小型的生物制药厂及仿制药企业5600多家。印度本土全球药房曾开通了跨境商城,开通了中文客服、支付宝等便捷方式,想让中国患者通过网购的方式,购买低价直邮的印度仿制药。

印度仿制药如此低廉的价格入中国,是否会再次沦落为断货的局面?

相信经过了上次的经验总结,这次有关医保部分已经加大了监管制度,杜绝出现“中标死”的现象。

9月27日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在回答记者“下一步如何解决‘看病贵’”的提问时表示,“4+7”集中招标、带量采购降低了交易成本,是其中一大措施,且要使各级各类公立医院积极使用中标药品,组织好药品的生产和配送,一定不要再出现“中标死”这种情况。

一定不要出现“中标死”其实,单单从降价幅度看,似乎挺有低价药“中标死”的即视感。不过,从目前医保部门及卫生部门的表态看,已出台相应规则加以防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