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正在“消失”的暴风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生财有书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锌刻度,作者 | 浪鹰 陈邓新

文 | 锌刻度,作者 | 浪鹰 陈邓新

牢狱中的冯鑫,也许从未想到过,他一手缔造的暴风集团,如此快就要树倒猢狲散。

10月30日晚,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9360.05万元,同比下滑90.95%,其账上资金已仅剩331.71万元,总资产下滑至3.6亿元,较上年末减少71.05%。

根据相关规定,暴风集团若全年净资产为负,其股票将被暂停上市。按照退市规则,若此后一年仍不能扭转净资产为负的局面,将直接触及退市。从暴风集团目前的经营情况来看,存活机会或许渺茫。

相比这份财报,更为让外界关注的是另一份同时发布的公告:除已被批准逮捕在狱中履职的总经理冯鑫外,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

展开剩余89%

这可能将成为中国互联网的一个重要历史场景:伴随公司高管抓的被抓,辞职的全部辞职,机构又全部出逃的,是这家公司正在悄无声息的“消失”。

“消失”的暴风集团办公地

暴风集团的办公地址,已经“悄无声息”消失了。

此前,暴风集团的办公地址,位于海淀区的首享科技大厦6层、13层与10层。7月29日,也就是暴风公告冯鑫被捕后的第二天,有媒体还实地探访过首享科技大厦,暴风集团的员工仍正常在此办公,甚至还有外地员工前来拉起横幅维权。

3个月后,暴风集团办公现状如何了?10月31日下午三点,锌刻度来到首享科技大厦,发现大厅一楼大屏幕的公司楼层指引上已无暴风。其中,6层已更改为一家健康科技公司,13层更改为“XX棱镜科技有限公司。”

乘电梯至6层,该楼层有两家公司,除了上述提到的健康公司,还有一家”XXX5G实验室”。至13层,则没有任何公司入驻,走廊通道两侧玻璃门都用已被白色泡沫遮挡住,从遮挡缝隙看去,一地狼藉,但并无装修迹象。

暴风原办公地首享科技大厦13层已人去楼空

暴风集团去了哪里?锌刻度询问其他公司办公人员,均摇头表示并不知情。该大厦物业一位工作人员则称:“8月底就悄悄搬了,至于搬去哪里,则不清楚了。”

至此,首享科技大厦,再无暴风集团任何痕迹。冯鑫曾经的梦想、荣光与坍塌,只能从13层悄然搬离后的一地狼藉之中去寻找往事。

那么,暴风集团到底搬去哪里了?锌刻度在多个媒体群中询问,并无结果。

通过网络搜索,唯一结果来自财经资讯媒体“格隆汇”9月4日的消息,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因经营发展需要,于近日完成公司办公地址搬迁工作。根据该消息,暴风集团新办公地址为北京市海淀区北太平庄路2号21号楼5层。

随后,锌刻度赶到北太平庄2号,该地址以小区居家为主,不过经过约半个小时的寻找,却始终未找到21号楼。多位快递人员、小区保安、业主及其他公司办公人员均对锌刻度表示,并未听说过21号楼,或者暴风集团在此办公。

高德地图的搜索结果,也证明了这个地址为虚假:北太平庄2号所在地,有20号楼,有22号楼甚至29号楼,却搜索不出21号楼,地图上也未有任何显示。

而多次拨打暴风集团搬迁公告留下的电话,也始终无法接通,总是忙音。

那么,暴风集团到底搬迁去哪里了?是否仍在正常办公?还有多少员工仍在坚守?

集体辞职的高管

截至目前,上述问题对外界而言仍是一个谜。

北太平庄路2号所在地并无暴风集团

但对外界而言,目前所确认的,是暴风集团的所有高管,除已被批准逮捕在狱中履职的总经理冯鑫外,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

这些辞职高管包括公司副总经理张鹏宇、首席财务官张丽娜、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甚至还包括协助信披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

上市公司高管集体辞职并不少见。

2016年11月17日,短短两天时间包括董事长、CEO、董秘、独董在内的10位南玻A高管集体辞职。

2017年12月,雅百特包括公司董事长陆永等在内的6名董事、2名独立董事、3名监事及董秘均辞职。

今年9月17日,*ST庞大公告,公司收到董事、代理董事长王玉生等8名董事或独立董事的辞职报告。

2016年11月17日,短短两天时间包括董事长、CEO、董秘、独董在内的10位南玻A高管集体辞职。

2017年12月,雅百特包括公司董事长陆永等在内的6名董事、2名独立董事、3名监事及董秘均辞职。

今年9月17日,*ST庞大公告,公司收到董事、代理董事长王玉生等8名董事或独立董事的辞职报告。

不过,暴风集团的高管集体辞职,明显与上述公司不同:一方面,上述公司高管集体辞职前,公司大多已公告增补或候选高管计划;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上述公司的当家人,并未被逮捕进监狱。

更何况,在被捕前冯鑫大权在握,一人担任着暴风集团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的职务。

“尽管冯鑫在狱中还可以通过委托的方式,对公司方向进行一些指示,但他显然不是黄光裕,而且没有杜鹃。”有观察人士对锌刻度称,从目前来看,暴风集团剩下的人员和运营,实际上处于一盘散沙状态。

因此,最后几名高管人员也辞职,这让深交所急了。10月31日上午,深交所就下发关注函,要求暴风集团尽快聘任相关高管,确保公司经营稳定,能够及时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辞职高管中,最值得关注的,是首席财务官张丽娜。自2018年11月14日起担任公司首席财务官算起,张丽娜的任职期还不到一年。“她很年轻,是80后,曾在多家会计师事务所任职。也曾担任暴风体育的审计总监和财务总监,深得冯鑫的信任。”知情人士对锌刻度称。

不过,估计没人来管暴风的死活了。在经历刚上市那36个惊天动地的涨停板之后,冯鑫站上了人生巅峰,最高市值摸到了400亿元。但炒作归炒作,二级市场投资人对暴风的商业模式没多少信心,限售股解禁的2016年第一季度,就有一半的投资机构清仓撤离。

比如,两个明星投资人蔡文胜和江南春就迅速抛售套现,到了2016年第三季度,两人均在十大股东名单上消失,根据当时的股价计算,两人套现都在5个亿以上。而到了2018年,所有投资机构都已出逃撤退。

投资人撤离尚属于可理解的退出行为。与之相比,公司高管的集体撤退,或许是一件令冯鑫更伤感的事情了——有文章称,冯鑫给股权非常慷慨,不但搭建了员工持股平台,很多高管更是直接持有公司股票,但上市后高管纷纷离职,董秘甚至还没等连续涨停结束就打辞职报告走人了。众多高管争先恐后抛售,到2018年,上市前的14人高管团队就只剩下3个人。

暴风还能被拯救吗?

现在,看上去只有一个问题:正在消失的暴风,还能被拯救,值得被拯救吗?

2019年10月30日,暴风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360.04万元,同比下滑90.95%;净利润为-6.49亿元,去年同期为-2.28亿元,其中第三季度亏损3.86亿元。

至于亏损原因,官方认为:为资产减值做准备、诉讼赔偿费用暴增、由于互联网视频、电视业务竞争加剧导致毛利率持续下降等。

更为严重的是净资产为-6.3亿元,而2018年年底这个数值为2423万元,如果没有意外,暴风2019年净资产难逃为负的结局。

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就会触发暂停上市机制。

换而言之,创业板上市公司一个年度财报净资产为负,就会被要求退市。此前,乐视网就是触发这条机制而被打入“冷宫”。

对此,暴风也心知肚明。

2019年8月30日,暴风第一次发出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9月提示了4次,10月提示了3次。

今年只剩下最后一个季度,暴风如何在短时间内将净资产由负转为正?不少投资者将希望寄托于暴风的区块链业务。

诚然,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区块链成为炙手可热的超级“风口”,不过这并不是暴风“枯木逢春”的机遇。

暴风也被资本市场戏称为“追风者”,主流风口几乎都有涉及,区块链也不例外。

2017年年末,暴风推出家庭私人影院智能终端暴风BFC播酷云:“基于暴风影音的P2P网络和区块链技术架构,为用户提供影音体验的同时还能赚取BFC积分。”

粗看,暴风有翻身的筹码,实则不然。

首先,暴风的打法是走代币路线。

暴风BFC播酷云官网显示:“BFC积分总发行量为100亿个,总量有限且不可增发及篡改。”

其玩法与迅雷币如出一辙:“BFC积分是完全基于区块链技术进行记账,是最值得入手的区块链‘挖矿机’。”

可惜,代币不为监管层所容。

2018年1月12日,中国互金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就指出代币这种模式涉嫌违法违规。

其次,暴风的区块链没有备案。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欲从事区块链业务,总要先备个案吧,目前网信办旗下的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管理系统收录了506个区块链。

然而,锌刻度搜索发现,暴风没有通过备案。再从公司角度摸查,发现上市公司共有29家通过区块链备案,独独没有暴风。

再次,区块链赛道领头的也是互联网巨头。

据知识产权产业媒体IPRdaily与incoPat创新指数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2019上半年全球区块链企业发明专利排行榜(TOP100)”显示,全球区块链专利中国排名第一,占专利申请量的67%,其中阿里巴巴以322项专利位居榜首,腾讯、百度、京东也都名列前茅。

TOP100名单中没有暴风。

在企查查中,锌刻度了解到,2017年5月31日至2019年8月13日,暴风没有获得一项区块链专利。

缺乏技术储备,又如何翻身呢。

最后,暴风已千疮百孔。

2019年8月12日,暴风的运营主体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2473万元,这是暴风2019年以来第53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到了10月21日,其金融专用账户被冻结。

运营已艰难,再加上高管不断逃离,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的暴风从失速走向失控。

区块链不是暴风的救命稻草,可除了区块链,对病入膏肓的暴风来言,还有什么业务可以发挥起死回生的效果呢,恐怕就连冯鑫也不会有答案。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