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拖累央行行长换届,年底或迎来英300年来首位女行长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生财有书

继拉加德成为欧洲央行首位女掌门人后,英国央行可能也将见证300年来第一位女行。但这一人事变动,却不得不因拖沓的英国脱欧进程而暂缓。

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即将于2020年1月31日卸任,目前最热门的候选人是英国央行前副行长、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校长莎菲克(Minouche Shafik)。但由于英国首相约翰逊近日如愿获得议会支持,将于12月12日举行大选,负责提名行长人选的英国财政大臣贾义德决定将提名推迟至大选尘埃落定之后。

那么,莎菲克能否在12月大选后顺利上任、成为英国首位女性央行行长?

英国脱欧拖累央行行长换届

这已经不是英国脱欧第一次连累英国央行行长的换届安排了。卡尼自2013年7月上任以来,已经两次延长任期。其实他原应在今年6月卸任,但因为英国脱欧迟迟未定,为保证英国金融业平稳过渡而将离任日期定为2020年1月底。

展开剩余71%

但没想到英国脱欧至今未成,还横空插进了冬季大选的日程。这也触发了所谓“帷幕时期”,即按照传统在大选期间不进行任何重要事宜的公布。这项不成文的规定上一次被违反还要追溯至2010年英国大选时期,时任英国财政大臣达令(Alistair Darling)选择加入了希腊救助计划,导致议会陷入僵局。

因此,贾义德认为,在目前这一政治敏感时期,最好的选择是将央行行长提名推迟,保证央行独立性不受损害。他向英国财政部特别委员会保证称,他们将“有机会和时间”来审查最终候选人,但这一任务显然不会在大选之前展开。

可以预见英国央行行长继任者将受到诸多目光的考验。目前,外界集中热议的话题包括候选人对英国脱欧的态度、政治背景、甚至性别。英国自由民主党前领袖凯伯(Vince Cable)则认为,最重要的是,下一任行长应表现出经济学上的胜任力和权威性,以及对金融市场和政策的理解,并且不会为伦敦金融城的利益左右。

按照规定,英国央行行长候选人由四位权威人士进行挑选,由财政大臣最终决定。当前,除莎菲克外,其他被议论的候选人还包括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局长巴利(Andrew Bailey)、英国桑坦德银行主席瓦德拉(Shriti Vadera)、布劳德本特(Ben Broadbent)和塔克(Paul Tucker)等英国央行前任或现任副行长。

莎菲克最被看好

目前最被看好的莎菲克现年57岁,是一位在埃及出生的英美双国籍经济学家,在36岁时成为世界银行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

此后,她在2011年至2014年期间担任英国政府国际发展部总司长,负责过100多个国家的双边援助项目,也为联合国、欧盟和国际金融机构制定多边政策和融资,管理超过2400名员工和600亿美元的预算。

2014年至2017年她又担任了英国央行第一副行长的职务,现在是伦敦政经学院的第16任校长。

据英国央行前工作人员透露:“莎菲克在内部是非常受欢迎的人选,她拥有其他人无法比拟的人际交往能力。”

但可能对金融业来说,更在乎接任者到底是鹰派还是鸽派?简单来说,如果是鹰派,将更倾向于尽早提高利率抑制通货膨胀,但若是鸽派,则意味着在提高消费者和购房者能够承受的借贷利率前,会愿意观望一段时间,看看低利率是否真的会导致债务驱动型支出。

莎菲克曾将自己形容为“猫头鹰”,即介于鹰派和鸽派之间的、在制定利率政策时更加“有判断力”。

但无论如何,英国央行下任行长面临的挑战都不会轻松,英国脱欧和全球贸易摩擦等棘手的问题都有待其来处理。正如90年前凯恩斯曾警告的,没有任何货币扩张能够说服在危机中遭受重创的企业继续投资。雪上加霜的是,未来这位新行长能够使用的货币政策的空间本身也将非常有限,因为目前英国长短期利率都接近于零。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