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贾跃亭跨界梦难圆,房地产大佬说:我们不一样!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生财有书

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迅哥儿”的至理名言,如果形容几个追梦大男人,恐怕还要再加上一句——有些路,走着走着就可能是一个大大的趔趄,摔得惨而痛。一不小心,还成了 “老赖”。

这几个男人的名字分别是:罗永浩、李斌和贾跃亭,在网络发酵中,他们或被贴上“2019年最惨男人”的标签,或已是既定事实的“老赖”。

几个男人,有相似点但不尽相同的结局,汇总成一句话—一场创新引发的血案。当然,“惨”并不是我们关注的焦点,“老赖”这个极富吸睛的点也不是。毕竟,如小鹏汽车董事长安慰李斌所说的那样:无论最后是王还是寇,罗马都不是一日建成的,阿里、腾讯和华为也都是经历了多多磨难才到今天。

展开剩余88%

我们的眼量聚焦于“创新”、“跨界”。尤其当“全宇宙最重要的行业”房地产行业,都开始跨界时,这些过往或还在行进中的跨界故事,似乎有了更多借鉴意义。

1

罗永浩今年有点“水逆”。

这要从一则限制消费令说起。10月30日,罗永浩被丹阳市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限制其购买不动产、旅游、度假、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等高消费行为。

在新闻不断被解读时,罗永浩反应迅速。11月3日,他发布了一篇长微博《一个“老赖”CEO的自白》。字里行间,老罗都在“表心意”,还颇为悲情地表示,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其个人也会以“卖艺”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还以马克吐温和史玉柱为例:他们能做到的,自己也能做到。

对于所欠债务数额,老罗也列得清清楚楚:自2018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在过去的10个月里,锤子科技已经还掉了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其个人也以各种方式筹款帮公司还了其中数千万。

对于走到这一步的原因,老罗并未在自白书中交代,但在一段附言文字中,他说:过去10个月一直在跟时间赛跑,而且跑得其实挺好,但还是上了法院的限制消费令名单……

“跨界快跑”似乎成了罗永浩的标签。而且,纵向梳理老罗的跨界历程,就会发现,老罗特别信奉“猪风口论”。

2006年,从新东方辞职,发起创办了牛博网,彼时,正是博客时代的高光时刻,但仅过了三年,牛博网国内服务器被关闭;2008年,创办培训学校,在全国展开大规模高校巡回演讲,并出版励志自传《我的奋斗》,成功打造个人IP;2012年,创办锤子科技,开始做锤子手机,而此时,正是移动互联网的风口时代,只不过,锤子没起来,却起来一个小米;就在2018年底,锤子科技被曝出资金链断裂时,紧接着2019年,罗永浩又开始瞄准社交,推出子弹短信,后更名为聊天宝,而此时,微信早已成为社交老大,地位难撼。

其实,回顾完老罗“创业史”,老罗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变得一目了然。老罗有一双敏锐双眼,总能看到各种“风口”,且有“飞蛾扑火”般的勇气。

他错了什么呢?资深投资人曹海涛做出的三点评价一语中的。

第一:专业人做专业事,从教育圈跨到科技界,两个完全不相同的领域,过去领域的成功并不能被借鉴于新领域;第二,跨界,需要有一个持续的资金生态;第三,踩准风口很重要,风口大门关闭再去硬闯,就只剩陪跑了,跑到最后还欠一屁股债。

专业、资金和踩风口:李斌以及与地产大佬亲密接触过又分手的贾跃亭遭遇的“坎儿”,似乎都能用这三个词来验证。

2

与其说他们跌倒在2019年,倒不如说倒在了“钱”这个重要的俗物上。而法院公布的欠款或仅是表面数字。

2019年行业资本市场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今年,行业整顿和新风口并行,投资者“小心翼翼”,显著的一个变化是,2019上半年私募及创投投资额,某些行业在规范化及监管严格下,呈现出疲软状态。

根据普华永道发布的MoneyTreeTM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私募及创投(PE/VC)在科技、媒体及通信(TMT)行业投资数量环比2018年下半年下降12%,仅有1649起。

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TMT行业披露投资金额的投资案例共878起,涉及投资金额148.96亿美元,环比下降47%,创三年来新低。大额交易的明星项目显著减少,单笔过亿投资数量仅有29起,环比折降一半。通信行业投资持续低迷,是唯一没有单笔过亿投资的子行业。

此外,娱乐传媒行业在监管政策精细化、行业规范化的趋势下,投资活跃度下降。从投资阶段分布来看,2019年上半年,初创期项目投资数量与金额均出现回落,但投资数量仍然占TMT行业投资总量比例最高,为47%。

资本火力集中投资于扩张期企业,扩张期的投资金额占比达到63%,达到三年来的最高点。

在没有现金流自给自足时,创业者往往需要大量外部资金供给,支撑创新业务的发展,而一旦资金受困,就如掐住了企业命门,动弹不得。从共享单车的戴维,到频繁跨界的老罗,再到远在美国的贾跃亭,哪一个不是因资金链断裂而生变?

3

如此对比之下,地产头部企业还算活得好的。尤其是龙头企业和国企央企。就在11月7日,福布斯发布2019年度中国富豪榜显示,许家印、杨惠妍位列前五。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排名仍为第3位,身家为1958.6亿元。碧桂园杨惠妍家族以1689.9亿元财富值位列第五名。此外,龙头房企融创董事长孙宏斌排在20名,身家707.1亿元。

而且,尽管龙头房企纷纷表态不在乎规模了,放慢脚步,碧桂园提出要行稳致远,万科要稳基本盘,融创说2019要小心谨慎,但在2019年土地市场上,龙头房企依旧活跃。根据中指院基础数据显示,2019年1-10月拿地金额TOP10房企与销售额TOP10房企有9家重合,这说明龙头房企拿地积极性仍然很高。

即便在2019房地产调控依旧密集,融资渠道全面封堵、融资成本持续走高的背景下,房企们也要紧紧抓住主业“现金流”这个命根子。为充分保证现金流,、“促销售”、“抓回款”成为房企今年最重要的KPI。截至目前,TOP20房企回款率均在80%以上,旭辉、中海、碧桂园等房企的回款率更是在90%以上。

4

混沌大学创办人李善友说:作为一个企业,第一要务是增长,不论大公司还是小公司,真正的焦虑点就在“增长”二字。尤其是作为上市公司,市值的增加只跟一件事情有关系,就是增长速度,而且是超过分析师预期的增长速度。无论一家企业的绝对值有多大,一旦增长停滞下来,市值、股票也会停下来,甚至下降,从大概率事件来看,只有2%的企业在长期能够超过平均数。

企业增长总有停滞的一天,怎么办?

李善友给出的解决办法是:在第一曲线极限点到来之前,就开始布局第二曲线,用第二增长曲线来维持企业的继续增长。并且第二曲线必须在第一曲线到达巅峰之前,就要开始第二曲线。因为一旦第一曲线到达巅峰,甚至已经开始降落的时候,就是企业已经开始走向衰落之时。此时,企业家所有的聚集力全部在于如何恢复第一曲线的增长,而没有余力顾及第二曲线。

所以,我们看到,这两年,在行业增速放缓时,地产行业一个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房企大佬对外呼喊最多的就是第二增长曲线业务。这个很容易理解,毕竟,未来支撑所有新业务的现金流都要来自地产业务,否则拿什么去培育新业务。也就是说,源源不断的现金流,才能换回新业务的成长空间,而这个时间期至少5年。

5

一个细节是,今年以来,龙头老大之间的新业务发展也在“暗暗较劲”,新业务发布会同一天启动成常态,布局节奏快而密。

就在最近,为了造车梦,许家印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速度与激情,短短5天内,跨越欧亚3国8个城市,先后考察了德国、西班牙、日本等12家世界级汽车零部件龙头企业,而这仅是他的第8轮考察,此前还有7轮。据说,8轮考察总行程已经达到“10万+”,约12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3圈。

这段时期,融创孙宏斌也没闲着。

一直在文旅和文化输出强势声音的融创,就在10月27日,宣布联手清华大学在青岛(楼盘)西海岸新区合作建设“清华大学附属融创青岛医学中心”,投入约45亿元。这意味着融创正式进入大健康领域。7月25日,融创还以8.43亿元竞得青岛黄岛区两宗商住地。

看得出,大佬们对新业务的布局很急迫。而大佬们做大做强做专业的主要方式也主要是并购或寻求最佳合作伙伴。在造车上,通过并购,恒大快速打造成了一条贯穿技术研发、生产制造、造型设计等在内的强悍产业链;碧桂园被曝收购华大农业正在谈判中;在与万达那场“世纪大并购” ,开启文旅梦后,孙宏斌依旧未停止并购步伐,而在11月5日,他在一场演讲中也提到,并购是解决风险最快的方法,所以要支持并购,不管是从额度上,还是并购贷,都要支持。

上游财经专家顾问江瀚说:房地产本身就是一个很特殊的行业,产业链条长,再加上开发商都是买手公司,需要做的是整合管理工作,所以优势就来了。

6

话说回来,房企大佬们的第二增长曲线之路,也不得不急迫起来。时间有限,试错时间也有限,窗口期一关闭,命运可能就如他们一样:

2012年,罗永浩准备做手机。那一年冯唐问他,“你为什么要做手机?”罗永浩答,“如今你每天摸哪个事物最多?我要改变那个事物。”毫无疑问,罗永浩看到了功能机向智能机变革中的机会,当然,看到这个机会的还有雷军。

2007年,诺基亚市值1500亿美元,出货量4亿部,全球市场占有率40%。这个数字不仅仅是诺基亚自身的极限点,也是全球手机历史上的顶峰期,迄今为止没有任何第二家企业达到这样的高度。但是,2007年还发生了另外两件事情:iPhone上市了和安卓出现。

【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财经资讯,点击下载和讯财经APP,1500万理财高手都在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