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中信建投后,中原证券踩雷2.4亿又带头砸券商!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生财有书

7月11日,A股来了一波高开低走,股民们很是伤感,竟然被美联储预期降息给“糊弄”了一把。当日,带头砸盘的是中信建投,盘中一度险些跌停,最终也收跌近5%。

(来源:富途证券,中信建投昨日股价走势图)

事后,才知道是自媒体近日已经挖到中信建投涉罗静案的黑料。罗静从1996年创办承兴国际,初期毫无起色,至2015年收购奕达国际后,走上“发达”之路。而中信建投证券在罗静2015年发起的收购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向其提供7亿港元融资。

对此,中信建投紧急发布澄清公告称,2015年,中信建投国际为ChinaBaseGroupLimited担任收购方财务顾问,收购香港上市公司Fittec(奕达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该笔交易于2016年完成。

尽管有澄清说明,短期对于中信建投的股价波动扰动不小。今日,中信建投低开超2%,盘中再度跌超4%。截止发稿前,中信建投跌2.81%,暂报19.72元。牛市鼓手倒下,把券商板块也带进了沟里。

展开剩余77%

罗静涉案,把诺亚财富、承兴国际控股、博信股份、中信建投的投资人搅得团团转。该雷还没完,紧接着,中原证券又踩中了2.4亿元的供应链金融的地雷。

受此消息影响,中原证券(601375.SH)昨日下跌4.77%,市值一天蒸发11.22亿元。今日,中原证券大幅低开低走,截止发稿前,暂报5.35元,跌幅高达7.6%,两日蒸发近30亿元市值。

此外,中原证券还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以“中州证券”来开展业务。今日,中州证券(01375.HK)一度跌近6%,现跌2.82%。

踩雷2.4亿事件始末

其实,中原证券陷入类似诺亚财富的困境,而扮演类似罗静的角色的,是福建省闽兴医药有限公司实控人夏薛雯。中原证券最近在一份题为《关于公司资管联盟17号、中京1号相关情况说明》的内部文件中确认,夏薛雯已被福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根据《情况说明》,中原证券资管部先后在2017年12月及2018年2月创设成立了一个资管计划,合计募资2.41亿元,全部通过华鑫信托的一个信托计划向闽兴医药提供融资,后者则以其对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为底层资产向信托投资人支付本息,并承担差额补足义务,其实控人夏薛雯则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不幸的是,两只资管计划的管理人皆为中原证券。据数据显示,联盟17号资管计划创立于2017年5月7日,募资规模为0.5984亿元,已经于今年4月24日到期。中京1号资管计划创立于2018年2月5日,募资规模为1.8165亿元,于今年5月7日到期。

另据《情况说明》的陈述,在上述两个资管产品临近到期的4月中下旬,项目经理曾前往福州对接项目到期还款事宜,但闽兴医药表示出现流动性问题。随后,中原证券派专人前往福州了解情况,与融资方展开多轮磋商,并协调华鑫信托等多方督促融资方履行还款责任,“在上述多方的反复磋商过程中,公司发现闽兴医药实际控制人夏薛雯失去联系。”

至此,中原证券董事长菅明军亲自带队,到河南公安厅报案,并已立案。根据最新情况,闽兴医药实际控制人夏薛雯已被福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踩雷的不止中原证券

闽兴医药成立于1994年,注册资本5亿元人民币,两位自然人夏薛雯、郑福明的持股比例分别为96.25%和3.75%,公司资产负债情况不详。作为信托融资的底层资产,闽兴医药对福建协和的应收账款额度不详。据公开资料查询,福建协和是一家三甲医院,于2018年年底入选首批肿瘤多学科诊疗试点医院。

作为信托融资的底层资产,据不动产登记信息统计发现,闽兴医药作为担保方的应收账款转让交易合超过8笔(其中1笔已注销),平均每笔应收账款转让规模从2亿元至4亿元不等,上述应收账款合计规模已高达22.68亿元,若包括已注销部分登记,则高达26.76亿元。

踩雷的不止是中原证券一家,目前多家与闽兴医药存在供应链融资关系的金融产品也正在面临风险,其中就包括国联信托。

据裁判文书显示,国联信托因情况紧急,于2019年5月13日向本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的申请,请求冻结被申请人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福建省闽兴医药有限公司银行存款人民币3.6亿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尾声

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曾说过:“当经济下行,抵押品衰竭,资本品价格不再上涨的时候,爆雷的会越来越多。”罗静案不是第一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例。夏薛雯案同样如此。

作为投资人,不管是投资私募基金,还是A股市场,都要擦亮双眼避免中大雷,特别是最近天雷滚滚的时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