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会有一天,人民会懂周鸿祎

  • 时间:
  • 浏览:481
  • 来源:生财有书

996工作制,“996”工作制,即朝九晚九,每周工作6天。这是近期非常热闹的话题。马云、刘强东、李国庆均参与了讨论。这个话题就像一枚地雷,由于力挺996工作制导致了阿里和京东同时陷入了公关危机,而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李国庆坚决反对996赢得了点赞无数。

不得不说,“996”工作制是一个二难问题,从劳动法方面解释,996显然超出了国家规定的时间,是违法的;而站在企业家的立场,公司要创造生存,要为股东创造更多的利润,延长工作,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这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

是站在员工立场,还是站着企业家的立场?周鸿祎是这样说的,他自己非常同意马云对996工作制度的描述,996一定是要员工自愿。但是在中国,工资只能解决糊口问题,你想买房,就要拿到公司股份,而不是指望996。

目光再次回到360大厦,有第三方调查数据显示,从这个大楼订餐的人下班最晚。再联想到自从2018年2月360归回A股以来,先后有多名高管离职,包括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姚珏、人力资源副总经理廖清红、副总经理杨超、董事会秘书张帆、市场品牌副总经理曲冰,再加上技术副总裁等。

更让业界猜测的是,这些人中,有多位高管均追随周鸿祎多年,用刘强东的话说“兄弟情谊”。

对于高管离职这类难言之隐,诸多上市公司都习惯使用公关术语“因个人职业规划等原因”,给予回避。

而周鸿祎对此解释也没有让人意外,他略表惋惜地说,当年工作起来都不止996,他们奉献了青春,他们很多都很辛苦,到了一定年龄时压力都很大,所以有些人移民了,有些人要回家生孩子。不过,很多360高管挣到了钱,实现了财富自由。从360离职的高管,则很少出去创业。而对于公司公司产生产生的影响“新陈代谢就不是坏事儿”。

谈及家庭,BAT大佬对孩子往往讳莫如深,唯独刘强东一枝独秀,自称周末给孩子做饭,但是最近因其美国绯闻,离婚传闻不绝于耳。而周鸿祎则不同,不止在一个场合倾吐了对两个孩子的愧疚,甚至认为,360儿童手表的推出与自己的孩子有关。

联想到去年一个夜里,作为青年人学习的楷模的周鸿祎,竟然发朋友圈称“我人生如此失败”,引发了轩然大波,后解释称与家庭不顺有关。

不难看出,周鸿祎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汉子,他不想把自己装扮成为一个道德模范、模范丈夫,只想做一个说实话的普通人。

2

360的颠沛流离,在资本市场的起起落落,不是老周能左右的。

发生在9年前3Q大战,刻骨铭心,这也促使了老周决心将360在美国上市。然而,作为一家聚焦国家安全的互联网公司,360遭到美国市场的做空。360在美国的资本市场上估值不都100亿美金。

私有化,回归A股是当时互联网回归中国常用手段之一。完美世界、巨人网络、分众传媒被认为是比较成功的互联网公司代表。

当时,A股市场的创业板却风风火火,凭借着贾跃亭生态概念,乐视网也能炒到千亿市值;全通教育营收不到1亿元,却能充当A股飚王。面对这种资本泡沫,

老周有过犹豫,但是在国家安全大号召下,360私有化之后从美国成功退市回归A股。

回到国内之后,360借壳上市。市值最高高达3800多亿。有媒体戏称。“周鸿祎身价从数十亿美元的负翁。变成名副其实千亿富翁。”

不过,周鸿祎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360在A 股没有逃离被恶炒的命运,总市值跌至原来的三分之一。

一段时间以来,媒体质疑最大的就是股价,当然这次并不放过。周鸿祎是这样看360已经回归A一周年360股价。

首先,他不关心360股价,关心肯定会得心脏病。他认为,股价波动背后有庄家操作的痕迹,极为不正常。最高的和最低点不能反映出真是的市值,所以,在中国A股市场要有一颗坚强的心,学会忽略股价的波动。

其次,炒作股价是一个惯例。360回归A股之时,股票是被锁定的,真正流通盘很小,大概几千万、一亿的资金就能把股票炒得很高,基本所有中概股回归的完美、巨人、分众都经历过这个过程。股价的涨跌与企业好坏并没有直接关系。因此,企业家越是面对这样的局面,就越要有定力,要坚持这种价值。

最后,在充满变数的市场里,360应该看看企业做了哪些对用户、对社会有价值的事情,譬如,营收、产品、用户比较重要。“现在股价已回到比较正常的水平。我认为,未来360把大安全战略实施开,360会更有价值。”周鸿祎说。

不知道老周是否炒股,但是作为一届老股民,启盈门觉得老周对A股的评价比较中肯,而且不乱推荐自己股票。此前,在对诸多大佬采访中,很多企业董事长当面给记者推荐自己股票,内幕操作,人为拉抬股价比比皆是。

一年来,有关监管部门处理了多起操作股价事件,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8年A股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共计119份。其中,2018年,北八道集团因操纵股价被证监会罚没56.7亿元,其中明星 黄晓明、赵薇卷入资本风波。

记得当年贾跃亭声称乐视因为生态、新能源汽车概念,股价要超过100元/股,今天却跌到2.51元/股,到了退市边缘。所以,周鸿祎对有媒体将他比作贾跃亭很为生气说“你们可以说我像任何人,但绝对不像贾跃亭。”

在公司的未来价值上,老周的说法让诸多媒体人感到意外,这就是对昔日劲敌雷军小米模式的认可,他不仅承认自己在学习小米生态模式,而且,敢于支持雷军对研发的看法,认为“所有公司学习华为模式是不正常的”,研发投入应该根据公司实际确定,并非多多益善。这和当年中国企业家普遍学习苹果乔布斯,大相径庭。

周鸿祎非常坦诚地说,自己一直做“产品经理”的带来的弊病。我们知道,在互联网巨头中,李彦宏和马化腾是名副其实的产品经理,马云凭借着超人的营销口才誉满京华,雷军和刘强东则是依靠社交平台的营销“劳模”。老周一直一“敢说”著称,但是,在推销自家产品上,距离雷军还差几条街。

因此,周鸿祎未来将淡出“产品经理”职位,无论是对360还是对老周本人都是一种解脱。用老周的话说“不看企业的一时得失”,看来,老周到了谈战略的时候了。

3

刘强东凌晨发1900字全员信:给“兄弟”调薪是为了活下去!任贤齐《兄弟》“有今生,今生做兄弟,没来世,来世再想你……”

今天的周鸿祎也遭遇了“兄弟”这个问题。而老周戏称以为记者要提问“塑料花”问题。在微博上,有一个词语叫“塑料姐妹花”,意思是“好姐妹的感情就像塑料花,特别假,但是却永不凋谢”。

4月12日,360公告称:以37.3亿元出售所持的北京奇安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奇安信”)全部22.6%股份,获得29.8亿的投资收益,同时收回对其的360品牌授权。至此,周鸿祎和齐向东彻底“分家”,奇安信将独立登陆科创板。

就此,记者就抛出了“兄弟”和“分家”这样敏感词,为了不误解老周的意思,这里给出实录(有删减),看看老周是怎样回应一切:

记者:

最近有关“兄弟”的话热议很多,你跟齐向东也被传“分家”,你是怎么看“兄弟”的?

周鸿祎:

我不同意“分家”的言论,今天的公司都是在商言商的契约合作。有人来投资做股东,合作一段时间,大家想法不一样,有不同的方向,卖掉股份走人很正常。

就怕平时互为兄弟,到真要算账的时候,却算不过来。所以我们在公司内部不更多强调兄弟,大家都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任何一个公司,某一天都能有人离开。

当年老齐跟我创办这家公司,我更多扮演一号位角色,他是二号位,我们合作很好,老齐从360也获得了丰厚回报。当年退市时,老齐说自己想独立做一块,所以我们支持投资他,给他技术产品和品牌,这不叫分家。

这次老齐上市来找我,需要我们签字和配合。我们也和老齐谈了资本的各种可能性,也有说法,要不老齐,你把公司卖给我们算了,老齐说钱不着手,我也不缺钱,我就是要把这个公司带上市。

你们去问下证监会真正资深的人就知道,中国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的独立性以及上市公司业务竞争有严格要求。当时投资时没设计好资本结构,没用基金方式投,直接用上市公司投的。奇安信再重新设计股权结构,可能又需要延迟2年时间,影响上市进度。

奇安信也不属于老齐一个人,他也有很多投资人,也得对股东负责。我跟老齐这个事都是按照白纸黑字,按照正常的商业逻辑和流程进行的,这是一个公平的交易,没有谁占谁的便宜,所以也谈不上分家。

记者:

你说你和齐向东交情深厚,所以在奇安信上市前帮他们扫除障碍。但360是一家公众公司,股东可能会想,我又不认识齐向东,为什么要帮他?这次交易,在帮奇安信松绑之余,是不是也给360松了绑?

周鸿祎:

如果360这次不退出,奇安信肯定上不了市,那么,市值对360就毫无意义。出钱买股权的不是老齐,而是奇安信的新投资人,从投资回报来看,奇安信给出的价格很合适。

奇安信已经融了很多钱,能上市他就能活着,能发展,这对他很重要。如果不能上市,就很耽误事情,360做新业务的时候也会很别扭。

当初我和老齐有过关于同业竞争的约定,政企网络安全齐向东负责,360不介入。但近年360做了很多不赚钱的政企业务,跟奇安信有部分交集。360认为它们不要钱也能做,但奇安信会认为360拿走了自己的商业机会。

不退出也会影响360的未来。我们在网络安全里划定了势力范围,但现在有很多新兴领域,网络安全与信息化的界限在模糊。如果不解决股权问题,双方将在云计算、AI、物联网和大数据领域产生竞争,会让政企方面疑惑,认为有两个360团队在竞标,这对360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卖掉股票、收回品牌后,在传统网络安全领域,360不会束缚手脚。老齐不喜欢做不赚钱的事,但我特别喜欢做不赚钱但有效果的事情。在网络安全领域之外,在智慧城市和安全城市领域,360可以放开手脚。

从采访对话中不难发现,老周为了“兄弟”实现上市梦想,高风亮节地让出了股票。但是,在商言商,绝对不是为了“兄弟”伤及360投资者的利益。当记者挖坑“这是否是一桩双输的交易”时,老周反问记者“你想,我和老齐两个狡猾的老同志,会双输吗?”

目前,外界对老周和老齐不和的传闻,都不约而同地用360上市老齐没有去纽交所敲钟来证明,对此,老周解释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2011年360赴美上市,此刻作为联合创始人,齐向东本应一起出现在纳斯达克的聚光灯下。但上市前360遭遇举报,面临监管机构调查和舆论危机,周鸿祎与齐向东做出分工,前者在美国负责路演,后者在北京处理舆情。就在敲钟前一天,周鸿祎问齐向东,要不要飞到纽约参加上市仪式。齐向东思考良久,选择留守北京。“都磕了一百个头了,别最后一哆嗦再出事。”

可见,是老齐为了360平稳上市,放弃了亮相的机会,而并非是“不和”所致。

记者手札: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句俗语出自《大戴礼记》,用在今天360董事长周鸿祎的身上再也恰当不过了。

阳春三月的首都北京,柳絮飘飞,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的寒意。三里屯洲际酒店“老周的朋友见面会”在紧张的气氛中进行着。身穿标志性红色T恤、灰白休闲裤的周鸿祎正在这里接受一群媒体的狂轰滥炸。

这群媒体人有从业多年的财经资深媒体人,跨界自媒体人,有吹捧过老周,嘲讽过老周,也有打酱油的,他们怀着复杂的心情在听老周侃侃而谈。启盈门历经了从业以来最长的一次行业大佬的群访,长达2小时35分钟,速记长达18340字,40页之多。作为老周的10多年的“朋友”,陪老周吃过饭、打过枪,也被老周电话、微博、微信批评过,但是,没有如此让人反思自己。

客观地说,20年来,从传统纸媒到今天的自媒体时代,人们对老周有过多的棒杀和误伤。从《颠覆者:周鸿祎自传》到网络爆文《人民想念周鸿祎》到今天与齐向东的“兄弟分家”。用老周的话说,“他们妖魔化我老周”,没有读懂周鸿祎的真正梦想。

敢于颠覆传统,敢于说真话,只是老周身上优秀品质之一。尽管互联网越来越发达,但是说真话的企业家越来越少。这也是《人民想念周鸿祎》能够成为爆文的原因之一。

老周在内部是有名脾气暴躁,给新员工印象是:动不动骂人,但是,老周自己也承认,刀子嘴,豆腐心。然而,能够摆脱资本的控制,能站在一个普通人的立场,去思考他们的家庭、职业规划以及理想追求,并且敢于“牺牲”自身利益成就别人的梦想。对勇敢者的敬畏和追求的人与人之间的平等,这才是他的初心。相信终究会有一天,人民会读懂老周这种良苦用心。

猜你喜欢